返回

甘十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lxsszx.com
     甘十九 (第1/3页)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任平生,仿佛见了鬼一般。他们预感到了对方会出手教训薛飞,但却绝对想不到,会教训的这样彻底。不仅打落了薛飞满口牙齿,更折断了对方的右臂。他如此凶焰滔天,无所顾忌,就不怕豪门薛家的报复吗?

任平生从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开始的一步步接近薛飞,仅仅是为了给对方造成心理压力,逼孙伯对自己出手。任平生很清楚,若不能将孙伯解决,就算自己将薛飞击伤,他们也无法安然离去,毕竟随行的都是不会武功的女子,还拖着一个身受重伤的周凌薇。

果然,薛飞的话语让楚清月顾忌,派出孙伯对付自己。然而,薛飞在得意忘形下,爆出了自己的算计,却是意外收获。任平生乘机将幕布掀开,让楚如仙原形毕露,既然已经注定为敌,自然要瓦解对方的力量。一方面让在场富豪记恨楚如仙,另一方面让楚清月与她生出嫌隙。

任平生开始便知道自己的内劲修为不及孙伯,对方既有“铁拳”的称呼,若不能将绝招逼出来,就无法真正给对方重创。

于是,他上来先以蛇形示弱对方,让孙伯生出骄傲的心态,以为自己不敢和他硬拼。正如任平生所料,孙伯以为自己不过如此,使出了横拳击喉的虚招。任平生抓住时机果断的让其挂彩,就是为了刺激对方,让其沉稳的心境混乱。

接着,一连串的龙拳越打越快,也是要进一步的激怒对方,逼他在心境不稳的状态使出绝招。果然,孙伯在身体和精神两重压力下,心境出现了缝隙,波澜不惊的气度也被消磨殆尽,终于暴怒使出了自己的“铁拳”!

任平生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时刻,若是在孙伯心境圆满的情况下,自己断然不能以太极把握到对方的动势和重心,此时却全然不同。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孙伯的劲力全部借来,并用这份力道将对方甩飞。

老子说:动善时。任何的行动都要把握最佳时机,不能拖泥带水。任平生刚刚甩出孙伯,就直接冲向了薛飞。他看到了对方恐惧的眼神,并说了一句:“不要。”可这声音,被巨大的撞击声淹没,并没有被其他人听到。

任平生将对方得罪死了吗?倒也不至于,若是自己愿意,完全可以用内劲彻底废了对方。然而,他并没有做的这样绝。

“保护小姐!”马经理惊叫一声。

顿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响起,会所内一众保镖都汇聚到了楚清月四周,神情紧张的盯着任平生,生怕对方随时冲将过来。

任平生暗自摇头,若他真想对楚清月不利,这些保镖有什么用?他一步步的向楚如嫣走去,周围的明星富豪见任平生缓步走来,纷纷让出一条路,个个神色复杂的望着他。

薛飞依旧在那里惨叫,可愣是没有人敢上去搀扶,查看伤势,都怕引起任平生的不快。他们算看得清楚,如今在这私人会所,任平生就是个活阎罗,惹对方动怒,那就是找死。对方连薛家大少都敢下死手,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可经不起他随手一挥。

任平生走到楚如嫣身边,对她笑了笑,将周凌薇轻柔的拦腰抱起准备离开。

洛靖文这时也跑了过来,她看了眼对方怀里的周凌薇,撅了噘嘴,“小五,我们要离开吗?”

任平生朝大厅一角的徐佳看了一眼,“靖文姐,你带上徐佳一起走,顺便到医院包扎一下。我与如嫣姐带周凌薇回家,她身上的伤需要中药处理,如嫣姐也能在旁协助。”

洛靖文其实有很多话想对任平生说,毕竟打了薛飞,后续的事情会很麻烦,但眼下人多口杂,显然不是谈话的时候。她点点头,“好吧,我们暂时分开,等明早我去你家找你。”

“好。”

洛靖文走到徐佳跟前,在她耳边不知说些什么,对方想了想,然后点点头,两人一道向门口走去。当走到任平生跟前,徐佳眼眶微红,特意说了声“谢谢”,语气中满是欣慰和感激。

任平生也对她笑着点点头,转身刚要离去。身后传来了楚如仙悦耳动听的声音,“任平生,你打了人这就要走吗?”

任平生定住身形,头也不回的说:“楚小姐可是有话要说?”

楚如仙见他看都不看自己,不禁恼羞成怒,她嗤笑一声,“我当然有话要说,你胆大包天,在我楚家会所逞凶伤人。不仅打伤我楚家供奉,更是将‘询度’的贵客薛少重伤。

你不给个交代就走,是看不起楚家,看不起‘询度’吗?”

场中的明星富豪们,听到这番话,不禁暗暗咋舌。楚如仙这番话可谓句句诛心,任平生今天固然威风八面,可已经把薛家得罪的死死的。她这大帽子一盖,显然是想坐实对方有意与楚家和“询度”为敌。

所有人都惊疑不定的看向那道身影,想听听他如何回答。对方刚刚得罪了薛家,难道还要与楚家开战?

楚清月眉目如画,嘴角轻微撇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屑。

楚如嫣颇为忐忑不安,她毕竟是楚家人,即便对家族感情不深,也不希望自己夹在中间,看到两者交恶。

任平生嘴角掀起一抹弧度,淡淡笑道:“楚小姐,你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楚如仙微微一怔,脱口问道:“状况?什么状况?”

任平生摇了摇头,一字一句道:“状况就是,你,楚如仙,既代表不了楚家,也代表不了‘询度’!”说完,他抱着周凌薇走出会所大门,再无一人敢阻拦。

“你!”

楚如仙气得咬牙切齿,脸色通红。任平生这话的意思很清楚,你楚如仙无论在楚家还是“询度”都没有说话的份。你就是个“上蹿下跳”的小丑,自以为是个角色,我连正眼都不瞧你一下。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呐!”

“噗呲”,孙然忍不住笑了一下,望着任平生的背影有些依依不舍。

在场的明星们向来深谙此道,听到这番话一个个挤眉弄眼,强忍笑意,憋得脸色通红。富豪们可不管这个,先前就恼怒楚如仙算计自己,此时一个个哈哈大笑,全无顾忌,对任平生更是由衷升起了钦佩赞赏之情。


     胡铁花不等他们说完,早已冲了道:可是大家现在却全都看着你熊倜知道这种莽汉直肠直肚,"什外,道,这滴血是要你用血来还的她手托那盏油灯,鬼火般的灯火的。”少女道:“学我什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