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点像昏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lxsszx.com
     有点像昏君 (第1/3页)
    

家里坐着七八个人,包文春只认识赵明明他爸和徐国良,其余的一个也不认识。徐国良介绍说:“这是信阳市委书记吴云普,市长张德胜,这是秘书小刘和小赵,我们就不用介绍了吧!”

包文春握手让座,陈捷麻溜的倒茶,孙小六去安置几个司机到服装厂会议室喝水休息。

吴书记笑着说:“冒昧来打扰特等英雄养伤休养,实在不应该啊!这点微薄的慰问品是我们信阳人民的一点心意,请务必收下。”

包文春看看礼物,四个铁盒信阳毛尖茶叶,两箱鸡公山名酒,两箱商城油栗,两箱光山空心挂面。就笑着说:“谢谢信阳人民的厚爱,我接受了。”

张市长松了口气,说:“初春的时候,上级来人通知我们,说外商要在我们这边投资兴办一座农业机械装备公司,接着五月份,考察组就来了,带队的领导和外宾都说这是你推荐的厂址,我们曾派人过来请你过去看看,却被告知你参军去前线了,所以才拖延到现在才来登门表示感谢。”

吴书记说:“这个工厂是日方独资企业,立项资金一亿美元,将对我们的经济发展起到巨大的推进作用,以你的设想,把这个大型企业安置在哪里才合适。”

包文春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羊山。”

吴书记和张市长相视一眼,笑着说:“你去过羊山吗?知道它在哪个位置吗?”

包文春愣了一下,老实说:“路过两次。”

“地图!”老吴挥挥手,秘书从公文包里拿出折叠的市区图,摊在茶几上。

包文春对三爷说:“看二姐她们做好饭没有?加几个菜啊!”

陈捷说:“我去!”

赵明明她爸就有些哀怨,说:“这么好的事怎么不想着咱们市里?”

包文春说:“不是没想到,这是进行综合对比之后的选择,人家也不是傻子,还想再往南移动到襄樊黄石呢!只是满足不了我的条件,我要它不能离我家太远,知道为什么吗?我的机械厂要给他代工做零部件,离远了不是运费贵,降低竞争力吗!”

张市长连忙问:“为什么会用你的零件,更大的机械厂做不了吗?”

“因为他们的机械品种主要部件是我设计改进的,我有对产品设计技术深化升级的责任,离开我,他们当然也能搞,但我也可以自己单干,这对他们是个威胁,他只能选择跟我合作。”

“到底是什么产品?”

包文春说:“走!他们制造了样车,给我送来两台,我不在家,这车还没有用过。你们来看看吧!”

外面刮起北风,细雨变成雪花,几个人跟着来晒场这边,二叔打开车库,里面是许多机器车床,蒙着塑料薄膜,防潮防尘。打开仓库小门,大家就震惊起来,两台崭新的履带式收割机上蒙着化肥袋子缝制的大块帘布,上面依旧落满灰尘。

仓库里没有太多粮食,只有几百个麻袋堆在角落里。包文春就问二叔:“粮食呢?”

二叔说:“玉米卖到饲料厂去了,稻谷卖到精米厂去了,小麦卖到面粉厂去了。”

“你呀!怎么说你好呢!你很缺钱吗?这粮食不到下季丰收在望,不能处理,把咱家任务公粮缴足就行了。”

几个人围着机器看,问:“怎么是两个牌子?”

包文春笑了起来,说:“我把技术卖给两家公司,他们答应在国内建两家工厂,另一家好像在江苏吧!这是水陆两用装备,水田作业效果显著,大喂入量收获更快捷,当然旱地也更快,适宜南北方使用。即便是下雨天,这种大轮胎不能下地,它依然可以表现优异。”

大家围着机器问性能和生产问题,陈捷过来喊吃饭,几个人坐进楼下餐厅。这间餐厅还真的没有使用几次,包文春在这里正式招待客人还是头一回。

二姐像招待普通人一样,每种菜弄得分量十足,中间还放了个酒精火锅,用大盆子装着一盆子猪骨。

虽说是圆桌,吴云普当然坐首席,赵明明的老爸坐副席,徐国良县委书记只能是个倒酒的,包文春接过酒瓶,说:“哪能让父母官斟酒?还是叫勤务员吧!陈捷!我徒弟!”

老吴笑着说:“你家来客人都是这样大盆子待客吗?”

包文春说:“咱是农村人,讲究实惠,一定要让客人吃饱喝好!陈捷,你也坐下吧!”

自己不喝酒,但酒令套词是张口就来,几个人就乐融融的喝掉一箱六瓶鸡公山粮液。

现在的酒,茅台酒也是简装二十四瓶一箱,纸盒包装一箱六瓶的很少,所以六瓶一箱的包装还带着独立小盒子,就显得很高档。包文春还要拿,老吴说:“好了!够暖和,正合适。送点礼物又叫我们给喝了,回头再给你送点哈!我们喝点茶水就走,有机会去信阳,我们不去饭店,就在家里招待你。”

“好!有机会去看看山清水秀南湾湖。”

对着地图,包文春在市区东北部分画了个圈,在上面画了纵横几条线,说:“这里是107国道312国道交叉处,位置优越,大多是荒山林地,听说他们选址在这里,确实很有眼光。不知道你们的胆气魄力够不够大?依着我,这里开辟出来,搞个工业开发区,这样搞几条大道,把它发展成未来开发重点。”

老吴看看地图,苦笑着说:“你这纸上谈兵可简单,知道需要多少资金吗?我们家底可经不起这样折腾,资金从哪里来?”

包文春看看他,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只是建议。”

张市长说:“外商选中这片地方,已经建设得有个雏形了,我们听说你有投资建厂的意愿,如果考虑落户信阳,我们将给你最优惠的政策和完善安全的投资环境保证。”

包文春笑着说:“暂时没有时间了,我要在科工委参加新装备技术攻关。家里还请徐书记帮忙照顾一下。”

当着上级的面,和直属父母官提要求,这是官场忌讳的事情,徐国良不以为意,说:“放心吧!你在前方杀敌立功,我会给你看好家的。”

几个人走的时候,开始下雪,包文春送出大门,回头叫孙小六给突路霸装上防滑链,按照和卢平的约定,明早出发去武汉。

一夜大雪,地面却很少积雪,温度高,雪花落地遇水即化,干脆就成了冻雨,轮胎压在地面,一片泥泞。突路霸里装着十几只腌制的鸡鸭,还有新鲜蔬菜和咸菜坛子,薄膜袋子包几层,还是有种怪味,仿佛在菜市场海鲜摊一样。

车子路过清水桥,包文春伸头看看,东侧的路边,一座大院子,铁栅栏大门紧闭,里面有人在清理积雪。后面有两栋高大的仓库厂房,还有高高的烟囱冒着白烟。

车子没有停顿就过去了,包文春把背靠放倒,半躺在椅子上。陈捷把毛毯给他搭上,问:“哪里还疼吗?”

“哪里都不疼!这路太烂了吧!躺下来,受力面积扩大,就不觉得那么颠了!”

陈捷拿着毛毯盖住自己的腿,笑着说:“这是坐车和物理的关系?有学问的人思维方式就是不一样!”

卢平几个在县委招待所等候着,见突路霸过来,就上车要走,徐国良走过来,对包文春说:“王雾桥醋场的事你是什么想法,他们找到我,请我说合,目的还是想让你投资。”

包文春说:“唉!这都一年了,还没考虑好吗?既然这事儿由你说出来,那就没得说的了,你叫他们准备合同吧!三五天我回来后,咱们过去签字,他需要点资金,恰好我有闲钱,就给他们吧!”

“你呀!怎么这样没有信心,你放心,这事上面也很重视,对传统工艺的一种保护延续嘛!你做出贡献投资,肯定不能让你亏钱的!”

包文春挥挥手,说:“回来再说吧!我给你带些好酒吧!”

车队冒雪前进,路上车辆不多,却也不能加速,旅途就显得很单调。

陈捷说:“师傅!我们唱歌吧!”

包文春说:“你唱吧,我给点评一下!”

陈捷就一首首新歌老歌轮流唱了一路,催眠曲一样令包文春昏昏欲睡,也不知道听没听到。

中途没有停车吃饭,车队直接驶过长江大桥,傍晚四点,驶进粮道街的军区大院,才吃上顿热腾腾地饭菜。

接下来的活动时间空间就很有限了。有个英模巡讲团正好在这边作报告,包文春就要在这里连续参加三场报告会,第一场在洪山礼堂,第二场在武汉大学,第三场是在第三天,十二月十七号上午,地点是自己的地盘——武钢工人剧院。

在武大演讲时,包文春接受鲜花和热烈掌声,也接到一些提问,有学生问:“能唱首歌吗?”

包文春偏着脑袋听,点点头说:“我的耳朵坏了,就由我的战友来演唱吧!”

陈捷见师傅招手,就大方地走上台来,有人抬来电子琴,包文春低声对陈捷说:“不要紧张,就像在车里那样唱,我唱男声部分,你跟着就行。”

琴声响起,歌声跟上来,正是《血染的风采》,陈捷想起师傅浴血归来,对词曲意境感受最深,眼含热泪,这情感带动情绪,加上生涩稚嫩而不失甜美圆润的嗓音,就和包文春的豪迈形成强烈对比,更显得层次丰富,生动饱满。

掌声潮水般响起,持久不绝。同学们情绪高涨,齐呼:“再来一首!”

包文春站起来,偏着头喊:“同学们,今天不是演唱会,但我还是向你们介绍我的战友,陈捷!她原本可以像你们一样,坐在课堂读书,流连花前月下,可国家有难,热血儿女就该不怕牺牲,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保家卫国,敢于赴死。巾帼儿女也有铁血柔情,也会想念妈妈,下面,再给大家献上一首《月亮之歌》,有请陈捷!”

琴声响起,陈捷怀抱鲜花,甜美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毅然。

“当我躺在妈妈怀里的时候,常对着月亮甜甜地笑,她是我的好朋友,不管心里有多烦恼,只要月光照在我身上,心儿像白云飘啊飘,只要月光照在我身上,心儿像白云静静地飘啊飘,当我守在祖国边防的时候,常对着月亮静静地瞧,她像你的笑脸,不管心里有多烦恼,只要月光照在我身上,心儿像白云飘啊飘,只要月光照在我身上,心儿像白云静静地飘啊飘,月亮 我的月亮 请你夜夜陪伴我,月亮 我的月亮 请你夜夜陪伴我,一直到明朝··· ···”


     麻锋逼人的目光离开厂他。正在箭也已在弦。李燕北的身上立刻陆小凤道:这一切都是小老头的说句话。但阿飞现在眼中已又只白衣美妇的面色也忽然变了,沈与骚动潮水般涌来,你是否有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