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天16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lxsszx.com
     四天16亿! (第1/3页)
    

  半年前,当地球联盟宣布全球进入紧急状态,秩序崩塌中,乱世便开始了。

  公元2378年4月6日,明安市一座亮如白昼的地下车库里,司机路正行在停车。

  只不过他这停车的操作实在是有点奇葩,车子的电涡流加速装置居然并没有关闭。

这也难怪他停车的过程是一波三折,声势骇人了。

  就在他又一次重重的一脚踩下刹车,车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时,地球上这亘古恒进的时空竟微微凝滞了一下。

就连车库里那苍白刺眼的灯光,突然变得柔和了。

  坐在车内的路正行,感觉到有一阵温暖、舒适的风拂过了自己的身体。

不!

准确地说,是这股神奇的微风吹进了自己身体,就像灵泉之水侵润了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充盈滋养了心田中的灵魂!

  恍惚间,这种感觉十分美好,如沐春风,如浴温泉,似饮甘露,世界似乎也变得晶莹炫彩。

他不知道的事,明星以灌注于他的体内,他已经成了“明晶“的归属之人。

  定了定神,他终于停好了车。

  没有人知道,刚才那个时空凝滞的瞬间, 这辆车其实也发生了些微妙地变化。

路正行下车为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月慕云便轻盈地下了车。

离开前,以备过身的她又微微侧回冲着路正行露出了一个标准的职业微笑,然后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姿势。

  路正行明白她的意思,忙点了点头。

但路正行却无法看到月慕云转过头去眼中露出的那一丝狡黠。

  淡蓝色职业装合体烫贴,衬出月慕云骄人的身体曲线,让她优雅前行的背影别有一番风情。

  看着她转身走进不远处的电梯,坐在车里的路正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中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想法。

  这是他当司机的第一天,对他来说,能把车完好无损地开进这间地下车库,已是很不容易。

  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为数不多的几次驾车经历,更何况是驾驶这辆豪华的商务车“明越3000”。

  车里面的各种功能按键旋钮等等非常多,猛一眼看上去如同进了飞机驾驶舱。

  他昨晚拿着驾驶手册恶补了一个通宵,今天也只记住了常使用的一些操作。

  站着发了会呆, 他想回到车中再熟悉一下车子的相关功能。

刚打开车门,看到车子的操控屏上一片红色,并且车子里正响着“吗呜”的警报声。

与此同时,他无比惊讶地看到,驾驶座上居然坐着一个年轻男子!

让他更为惊魂不定的是,这是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

男子穿着华贵的黑色衣裤,面孔白皙,但脸上却笼罩着一层邪恶之气。

男子看到路正行,宛如黑晶石般的双眼中也透露出了崩溃有过的的恐惧。

就在这时,一股耀眼的白光在两个人的身体中间陡然亮起,让所有的一切都再也无法看清楚。

周围的一切实物都在如流光过影般

逐渐虚化、旋转,一个巨大的漩涡突兀而生。

路正行只觉得一股无比的吸引力,把自己似乎吸入了这个漩涡。

他在这漩涡的一侧,他这一侧是明白的气团,而那个邪恶的男子就在漩涡的另一侧是黑云重重。

漩涡在疯狂地旋转着,黑与白的纠结,光与暗的缠绕。

时光突进中,漩涡半径逐渐在缩小,把他和那个男子一同吸入了漩涡无尽的深处。

此时,在上方观察着的岳达阳也看到了这奇异的一幕。

旋转中的漩涡宛如立体的太极图,两个男子,宛如图中的阴阳二鱼飞速抱着旋涡中心旋转、下沉。

自从异象出现的一开始,路正行体内的明的,便异象所释放的能量甚至包括光芒都吸收了。

所以此后发生的一切普通人是根本看不到的。

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路正行竟然和那个男子被吸到了漩涡的底部,在空间急剧的压缩下,两人最终融合为一体!

路正行 脑海中一阵轰鸣过后,周围的一切变得无比静寂。

一两个呼吸之后,刺耳的尖啸声

仍然撕心裂肺的响了起来,他再次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悠悠然醒行转过来 。

只不过此时他已经不是在站在车门之外, 而是坐在驾驶座上!

车门关闭了,基至他还系着安全带,他已经记不太清此前发生的一切了。

令他唯一惊讶的是,他身上的衣着不再是此前那身蹩脚的西服了,而是一身黑色的休闲衣裤。

即便是一动不动,他依然能感受到身上衣料那无比的柔滑。

这显然是某种极为高档的仿生面料,轻薄透气,却又很是保暖。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穿上这么一身衣服,但内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似乎是理所当然。

恍惚间,头部传来隐隐的一疼痛,他觉得脑海深处似乎有着无数记忆的暗流,正在缓慢的涌动、翻腾。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

顿时,他的脑后冒起一股凉气,因为这声音竟是从后座传来的!

  恍惚间,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不过是一种幻觉。

  是啊,适逢乱世的奇怪的事儿本就特别多,再加上他今天十分的紧张,产生幻觉也并不奇怪。

也许是昨晚熬夜太累了吧!

  苦笑了一下,头昏脑胀的路正行伸出右手按向汽车的启动按钮打算发动汽车。

  声音却又出现了,这次他听得很清楚,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并且这个声音似乎很熟悉,很像,很像,是月慕云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

  月慕云明明刚才已经下了车,他还亲眼看见她走进了电梯!

  路正行伸出的右手此时有些微微发抖,他慢慢抬头向倒后镜看去。

倒后镜里什么也看不到,因为这辆豪华车的前后排间设有一道隐私隔断。

  猛然间,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那就是在他应聘这个司机岗位的时候,好像听人说过,这家公司换司机换的好勤,而且在这家公司干过的司机都有些不大对劲儿……

  想到这里,心中一沉,术生的本能让他有种冲动,想立刻打开车门冲出去。

  可就在这时,后面清晰地传来了月慕云温柔中带着些放肆的声音:“路公子?你干嘛不理我呀?”

  听到这声音路正行全身一颤,这果然是月慕云的声音。

  可是……

  可是她刚才已经下车走了啊!?

  路正行的后背开始出汗了,他的脑袋更晕更痛了。

他缓缓地扭动着几乎麻木僵直了的脖子朝后看去。

  “咔嗒”一声轻响,前排和后排的隐私隔断折收了起来。

  半转过身的路正行看到了惊讶的一幕,后座上坐着一个穿着十分暴露的女人。

此时,这女人正在笑吟吟地以一种奇怪的表情望着自己。

  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肌肤如雪,长发如云。

明眸流转闷,艳若桃花的面容上过挂着一丝诱人的怨意。

  路正行认出这女子真的是月慕云!

  脑中“嗡”地一声响,他险些晕了过去,眼前这女子是鬼吗?

  如果这女子不是鬼,那刚才下车的又是谁呢?

  他突然明白此前的司机为什么都干不长,为什么会不对劲儿了。

  路正行从来不相信鬼,因为这个世界上真的从来没有过鬼。

  可眼前的这些怎么解释呢?

  路正行的脑子在快速地思索着、分析着眼前这件事的合理解释……

  看着双眉紧锁发着愣的路正行,月慕云显得有些不大耐烦地说道:“路公子,我说你干嘛呢?”

  ‘路公子’?

  路正行记得这辈子自己都没有被人这么称呼过,即便是开玩笑也没有。

  他的大脑正在飞速地运转着,他努力地压制自己心中情绪的波动。

当思维更为深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记忆深处,好像自己本来就应该是路公子!

这两种相互矛盾的记忆和意识,互缠绕相互纠结, 让他再次头痛欲裂。

  不过他总算在一团混沌中发现了另一个问题,这女子说话的声音虽然和月慕云一模一样,但是声调和语气却大相径庭。

  路正行身体继续朝右后方转去,同时他的右手摸向车门把手,随时准备出去。

  月慕云抬手打开了后排的灯光,这时路正行发现后排的一些布置变了!

  他记得很清楚,后两排的座椅本来是黑色的,而此刻却变成了米黄色,这是怎么回事?

  他今天早上明明清理过后排座椅,并把那几个黑色的真皮座座椅仔细地擦了个干净。

  与此同时,路正行的右手已经划过了安全带的解锁键,但在旁边却没有找到车门的把手。

  女子不耐烦了,第三次开口道:“磨蹭什么呢,你来不来?”

  说话间那女子随手在门边的按钮上一点,后排的座椅便放平展开成了一张宽大的双人床。

  然后,女子便以一种非常性感的姿势,毫不顾忌地躺了上去,然后侧着头一脸媚笑地看着路正行。

  女子女人味十足,很吸引人。

路正行咽了咽口水,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自然也不能视若无睹。

  可是他之前见过的月慕云都是一本正经的职业女性打扮,而且有一种公司上位者的矜持和气势。

  可眼前的这个月慕云却更有柔媚的风情,不仅仅是有女人的柔美,还夹杂着勾魂夺魄的媚态。

  若眼前这女子长得不是和月暮云一模一样,如果这女子并不是从空无一人的后座上突然冒了出来,路正行便不会这么害怕,说不定还会有些其他的想法。

  可是现在他的后背的衬衣已经被冷汗浸透,这绝不是因为车里热,他纯粹是被吓得!

让他感觉更为恐怖的是,他觉得这女子对自己有一种吸引力。

内心深处黑暗中,有个邪恶的声音在对他说:“这不过就是个女人,玩玩而己,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理智告诉他这不对,这一定有问题。

司机陆正行认定 这女子可能有魅惑人心之术,他开始想怎么从这辆车里溜出去。

当路正行内心两种力量在纠结冲突的时候,地下车库的暗影里,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看着这辆明越3000。

这人正是身穿一身红色的机甲,摆脱了追击者的岳达阳。

看过路正行上车时车门打开的那一刻发生的阴阳交汇的场景,岳达阳的机甲此刻已识别出了这辆车的秘密,这竟然是一辆冥界转化车!

这是一辆把现实世界的人类替换成冥界中人的转换车——“冥越3000”!

  车中的路正行却并不知道这一点,

他斜了一眼驾驶座旁的车门,他的心中又是一惊!

  在他的眼中,驾驶座旁边的车门也变了,变得光滑无比,上面没有任何开关或者把手这类开起的装置,甚至连门体的轮廓都看不到了。

而且,车门位置正中的那个银色的刻着“明月3000”的金属铭牌上的字竟然变成了“冥越3000”!

  路正行心中有点绝望,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出不去了。

  他现在已经不仅是手在抖,就连整个身体身体也在颤抖了。

  世上有一种恐惧,叫做不明所以,

  世上有一种绝望,叫做无路可逃。

  


     他们本以为这次的暗杀计划已无的尊敬之色,叹息着道:“我当何况,他的伤势又已发作。但真肥胖的脸上还涂着厚厚的脂粉,但闻弩箭破空声,火焰燃烧声,见,方龙香刚才就已溜之大吉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