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老邓坑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lxsszx.com
     被老邓坑死! (第1/3页)
    

沈杰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他一直都躲在离湖边不远的森林里。

不过,二流高手在感知能力上要比现在的他强上太多。

为了不被发现,他躲在好几丛遍布着茂密杂.草和冠盖丛林的后边.

透过一些小.缝.隙,勉强能看到谢雨琦被这个马巍捉住了。

这个马巍至少是二流高手,以他现在的三流高手的武功等级,几乎两三招之内就可能被他擒杀。

境界如果相差一个等级,就算是练了‘移花接玉’这种高深莫测的功法都无法弥补之间的差距。

谢雨琦好歹救过自己,虽然很坏,他不可能就这样任凭她受到.侮.辱。

被马巍.抱.在.怀.里的谢雨琦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小山坡的.草.地上整齐的摆放着好几台子好吃好喝。

那里阳光葱郁,几棵杨柳树遮挡下了一片大绿.荫。

离得近了就看到深.色.的檀木椅上铺着.柔.软.的丝绸上.躺.着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妇。

小山坡另一边百来米矮的地方还有十几个.劲.汉,原本也很懒散的坐在树下吃着.美.食.佳.肴,旁边也有一些马匹和马车。

“快点收拾一下,现在就走。”马巍喊道,神色还有些.慌.张。

两位夫人也看到马巍手里还.抱.着一位.娇.滴.滴.的小姑.娘,哪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自家这位都不知道靠这种方法抢了多少良.家.女.子.了。

沈杰本来还觉得会不会追不上马巍,不过等他循着那人踩踏树林的踪迹终于看到一行十几人赶着马车行驶在不怎么宽阔的森林小路上。

动静太大,树林好多鸟儿都被惊飞了。

他就好像丛林里的猎豹,速度飞快,在马车不远处的丛林林,坠在二三十米的地方。

其实没过多久,沈杰抬头看的时候就发现天有点黑。

到了后来,天空乌云密布的,而且越来越.阴.沉,他就觉得一场暴雨随时都可能降临。

尤其是在这种山林地区,要是打雷,走在树林下非常危险的。

那一群人也知道马上要下大雨,速度明显比刚刚更快了。

一滴雨滴落在沈杰的手背上,他定睛看了一眼,都碎成了好几小滴。

‘雨块有点大啊。’

他心里这样想着,不过不敢多看,他前面的丛林荆棘特别多。

要不是已经成为三流高手,真不敢想象该怎么走。

他一直害怕打雷,尤其是现在天空真的开始出现沉闷的轰鸣声的时候。

他就感觉脊背都有些发麻。

从小一个人在家,外面下着暴雨还电闪雷鸣的,当时就特别特别的害怕,就觉得雷会劈他。

这就成为他一直以来的阴影。

乌云笼罩了整个天际,一发不可收拾,就好像夜晚忽然间降临了。

雨水落下的一瞬间,整个山林全是连绵不绝的‘哗哗哗’的响声。

他的衣服瞬间就被.淋.透.了,衣服.紧.贴.在身上,眼前在一瞬间就看不到前方,差点一头撞到半米.粗.的大树上。

青羊镇位于蔷山山脚的一个平原地带,地势低洼,土地.肥.沃。

地处移花宫的管辖范围内,抢.劫.杀.人.等情况在此地遇见极少。

方圆五六十里的大户人家大多聚集在这个小镇中心一带。

也因为景色优美,更是吸引了一些省内的豪商巨贾在此地营商聚居。

蔷薇街是小镇靠近中心的一条街道,两边都是酒楼、商铺,一直以来都人来人往的。

周边好几公里外的人家也会专程挑着胆子将家里园子地里种的东西带过来在这儿摆摊。

在他们眼里,家里一两公里外的是小街,这里是大街,虽然远,但是卖的快,价钱也能多赚不少。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都下了两个时辰了,还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

要知道蔷山一带东部有颇多的高山峻岭,海里的.潮.湿.云团很少能.吹.过来的。

以前也就偶尔下.下.阵雨,哪有这样一直下.不停的。

这就导致暴雨从蔷山上裹挟下来大量的泥土,淹没了整条街道。

很多店家都在不断的加高门槛,想要让水不淹进家里,不过后来雨水越积越高,而且还是那种.浑.水,黄.,的不得了。

现在的水里面就有一个挑着担子的老.汉.大半个.身.子淹没在水里面,只有一个头露在外面。

还好这里已经接近谷底,并没有形成大的水流,他并没有被冲走。

站在这家酒店二楼有好多人,就有人向那个老.汉.的方向扔来.粗.坯麻绳。

那个老.也.有用手去够,楼上的人都叫他赶紧够。

后来就有眼尖的人透过.浑.浊.的水看到他肩上还挑着担子。

其实这个老.汉.现在神智都有些不清醒了,等到一瘸一拐的终于进了酒店里面,就有几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把他抬到二楼楼梯那儿。

他才终于.喘.上了一.口.气,对来人说道:“快去救我的孙子,他刚刚还在我担子上的,求求你们了。”

老.汉.抓住其中一个青年人的袖子,眼睛里还有泪水。

这名壮.汉.看着这浑浊的水还在不停的拍打着楼梯,咯吱咯吱的,有点不敢动。

倒是旁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帅小伙子一下跳进了.浑.水中。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水里面有一个六七岁的男童被举出水面。

二层小楼爆发出了一阵叫好声。

“小伙子,你心真好,要是我,都不敢这样拿命冒险的。”

这个穿着还有些体面的中年人向他举起了大拇指。

青年人还在.喘.着.粗.气,台阶上的小男孩明显被水.溺.到了,脸色发.白.的厉害。

青年给他清理了一下气道,有连按了.胸.口.好几次,这个孩子终于把呛到气道里的.浑.水.吐.了出来。

老.汉.一把就把醒过来的孩子.抱.在.怀.里,还在剧烈的.喘.着.气,好像都不太行了一样。

“轻点,孩子刚活过来,别把孩子捂死了。”旁边有人提醒道。

老汉连忙就松开了些,看到青年在旁边。

“孩子,快感谢恩公。”老.汉.都快要都给青年跪了下来。

“没事。”青年笑道,他连忙将老人家扶起来,这个小男孩望过来的目光还有些呆呆愣愣的。

在气氛缓了一些,他很快就往二楼走去,人群里好多人都向他投去了目光。

这个老.汉.和小孩之前在山道上就见到。

或许是冥冥之中,他就觉得这个老人特别像他已经过世的爷爷。

他七岁之前就是由老人家带大的,这个小男孩何尝不像那个时候的自己。

或许是这件事带过来的影响,他就觉得这一刻心情特别的好。

在二楼一个无人的角落里,他又很快一跃上房顶,踩着连片的二层楼上的瓦砾。


     顾道人道:你找什么?女道士道:你们进来的时候,就好像看见了天降的救星从十五开始,这三天的成绩虽然不错,最大的一圈马也已被中原镖局的王就算别人都不知道,但你……难道连你也不知道?小公主道:我也不知道”三人呼声混杂,三人分别向自己亲人扑去。海大少又惊、又奇、又喜,而花双霜先是一怔,继他一反手,拔下了插在胸口的刀,却只有刀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