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第八章 更多>>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第八章

    时间:2018-09-21 天一亮,土匪们都忙碌起来。
      我被从床上拖起来,郭子仪亲自看着老金给我洗净了全身,拿出我的军衣军裤给我光身穿上,然后将我五花大绑了起来。他们匆匆地吃过饭,把我塞进一乘只能弯腰跪在里面的小轿,抬起来走了。
      转眼就到了目的地,透过轿帘的缝隙,我发现这正是客栈隔壁的那个妓院。
      妓院很大,一进门两边各有一长溜小草房,共有三、四十间,每间房子门口差不多都有一个昨天见过的那种瘦小的女人倚门而立,有的吃吃的笑着,好奇地看着进来的男人的队伍;有的正蹲在门口毫无顾忌地洗着下身,见到男人进院还直抛媚眼。
      房子中间是个宽阔的院子,院子中间有口水井,昨天见过的那个40多岁的老鸨正站在井边跟郭子仪打招呼,还注意地扫了抬我的轿子一眼。
      我忽然想起大姐,她在这院里过了一整夜,也不知是在哪间房子里受辱,现在怎么样了?
      老鸨满脸堆笑地对郭子仪说着什么,郭子仪显然很满意地对她点点头,带着队伍走进院子深处。
      院子尽头有个宽大的洞口,走进去才发现,里面竟是一个可以容纳几百人的大山洞。洞里点着松明火把和粗大的牛油蜡烛,灯火通明,已有不少人在里面走动。洞里的人明显分成了几拨,各据一方,洞的尽头用粗大的树干搭了一个高高的架子,黝黑的巖壁上钉着铁链、铁环,木架旁边有几个过膝高的石台。
      我知道,这将是我们受难的地方。
      郭子仪带人在巖洞的一侧站定,有人抬来一张太师椅,伺候他坐下。抬我的轿子被放在墙根下,我从轿帘的缝隙中望出去,并没有看到别的女同志,但我听到有女人隐隐的呻吟声,这声音就来自近旁,凭直觉我断定是肖大姐。
      我转动一下身子想寻找声音发出的地方,但我的视线所及就只有轿帘缝隙外那窄窄的一小条,而且我被绳索绑得紧紧的,加上轿子太小,跪在里面根本连动也动不了。我心中难过极了,不管怎么说我还穿着衣服,有孕在身的大姐现在还不知是什么样子?昨天那一夜,那狠毒的老鸨肯定不会让她好过了。
      我正胡思乱想,却听郭子仪跟人寒暄了起来,那人声如洪钟地说:「弟兄们好久没见了,今天差不多到齐了,七爷赏脸,带来什么好货色呀?」
      他说着转过身来,是一个大络腮鬍子,个子比郭子仪高出一头,巴掌像小蒲扇似的,这大概就是这次赶集的发起人黄大炮。
      郭子仪还没有接碴,旁边另一个匪首答了话:「老黄啊,不怪我们不想聚,这日子越来越难过呀!共军整天追着屁股后面赶,女人却难得见到一个,也不知他们把女人都藏到哪去了!」
      黄大炮接口道:「老秦,女人都在他们老窝里,你不去掏当然弄不到了。我前些日子跟他们藏猫猫,引他们进山,乘机破了辰溪县城,狠捞了一把,有几个不错的货色,今天带来跟弟兄们一块儿乐乐。他们追我们的,我们就操他们的女人!哈哈……」几个匪首跟着笑起来。
      那个姓秦的迫不及待地要看黄大炮带来的人,黄大炮却卖关子说:「我出个题目,咱们把手里的女共军都拿出来比比,看哪个官大,哪个漂亮,然后再换着操。」
      四面一片附和之声,我心里一沉,这家伙好像胸有成竹,不知道又有哪位大姐出事了?
      黄大炮看看众匪徒,得意洋洋地朝他的人一摆手道:「带上来!」
      只听「哗啦」一声响,两个彪形大汉从暗处走出来,他们肩扛一根大槓,槓上绑着一个赤条条的女人。那女人双臂平伸被几道绳索紧紧地捆在槓子上,她下身软软地垂在地上,脚上带着沉重的镣铐,拖在地上「哗啦哗啦」响。
      大汉把女人抬到众人面前,她的头无力地垂着,乌黑的头髮垂下来盖住了她的脸,她的身体白得耀眼,双腿修长笔直、纤细的柳腰、宽大的胯部,虽然看不见脸,但从高耸的胸脯和茂密的阴毛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成熟的女人。
      黄大炮抓住她的头髮往起一拉,现出一张秀美的脸,看得出来,她长时间饱受折磨,神情有些恍惚。
      我紧张地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着,看年纪,她和肖大姐差不多,大概有二十四、五岁,但看了半天也想不起她是谁,我从未见过她。
      只听黄大炮得意地说:「给弟兄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共党湘西三区土改工作总队长丁梅丁小姐。是兄弟用调虎离山之计,在辰溪县城黑虎掏心掏出来的。」
      我心头一震,丁梅这个名字我听说过,她是南下干部团的成员,是当时非常稀有的女大学生。
      当时部队进军的速度很快,解放了大片新区,部队的干部不够用,中央就组织了南下干部团随部队行动,部队每佔领一地,他们就在当地组织政府、开展土改。
      湘西的地方干部中相当一部份是干部团的,三区是湘西的土改模範区,听说与丁梅这个大学生出身的土改工作总队长有很大关係,她在湘西的地方和部队中可以算是鼎鼎大名,也是我们这群女兵心中的偶像,我早就想见到她,没想到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见到了赤裸裸的丁梅。
      我被俘的时候还没有听说三区遭土匪袭击,看来她被俘也是最近的事,不知和她一起被俘的是否还有其他女同志?
      黄大炮还在得意洋洋地展示着他的战利品,旁边一个乾瘦的小老头开口了:「你这个总队长是不错,可最多是个营级,我这儿有个团级的女共军,给大伙欣赏欣赏。」
      黄大炮半信半疑地问:「老胡,你什么时候捡了个大元宝?」
      我明白这是郭子仪常提起的胡定南,只见他摇头晃脑地说:「兄弟是傻人有傻福气。本来我已经有大半年没见过正经女共军了,只能弄几个本地的女共干玩玩。上个月共军一个什么野战医院全套人马从湖北去广西,路过邵阳,我得到情报,心里痒痒的,那可是几十号小娘们呀!全是正牌的女共军。可人家是过路,又有重兵护送,哪轮得到我手里?谁知老天长眼,绥宁一带闹瘟疫,他们留下了二十几个人去救灾。我一听说,这还能客气,瞅个空子给他们来了个连锅端。谁知手气太差,二十几个人里就三个女的,不过其中有个副院长,叫殷雪婷,我一问,这官顶个团长呢!」
      他挑战似的问黄大炮:「怎么样老黄,见见?」不等黄大炮答话,他已挥手吩咐道:「请殷院长出来见见各位大爷!」
      几个匪兵打开放在墙根的一口大木箱,从里面拖出一个五花大绑、一丝不挂的年轻女人。他们把她架到人圈的中心,强迫她跪在丁梅旁边。
      她的年岁比肖大姐稍长,一眼就可看出是肖大姐那种类型的老革命。看来她被俘以后也是饱受折磨,乳房青一块紫一块;腿已合不上,不由自主地岔开着,两腿之间隐约可见阴唇肿大,已呈紫黑的颜色。
      47军所有医疗单位的女同志我差不多都认识,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殷大姐。从胡定南说的情况看,应不是我们47军的野战医院,但从湖北方向来,到广西方向去,应该属于我们四野的部队。这伙禽兽不如的土匪,竟然连救灾的医疗队也不放过!
      匪徒们在两位大姐身上动手动脚、在她们胯下和胸前肆意地摸索,眉飞色舞地地议论着,一个五大三粗的黑汉子突然大声叫道:「你那团长是个副的,我这儿有个正的!」
      众人一看,纷纷叫道:「老三,把你的货亮出来看看!」
      黑大个一挥手,随着一阵铁链的声音,两个匪兵押着一个赤身露体的女人蹒跚着走了过来。
      那女人30来岁,手被绑在背后,脚上带着沉重的铁镣,她面容憔悴,胸前的乳房软塌塌地垂着,微微挺着肚子,迈着吃力的步子艰难地向前挪动。我看着她眼熟,紧张地在记忆里搜索着,忽然心中一惊:是江蕴华江大姐!
      江大姐她们被土匪掳走是一年多前部队刚打完湘西战役时候的事了,当时大家都很震惊。后来梁霄牺牲、被土匪开膛破肚送回来,另外两个女兵被救回来,却发现因受土匪轮姦怀了孕,江大姐等三人却从此下落不明,原来她还在这个叫黑老三的土匪手里。
      她这一年多受的罪我无法想像,我们落在土匪手里才10来天,已经像死过100回,她已经心如死灰了吧!在她身上已没有了原先风华正茂的英姿,像比一年前老了十岁。
      一个匪首调侃他道:「黑老三,你这货也太老了,光在十八拐我就见她三回了。」
      黑老三不服气地回敬:「谁说她老?一年操3600回,我还能够操她10年!这是吉首县委江书记,正经的县团级,你们谁能拿得出来?」
      没人理会他的分辩,一个矮粗的匪首摸着江大姐微微隆起的肚子,问:「老三,这娘们肚子怎么越来越小啊?上回见她……」
      我心中一惊,看江大姐的样子像是有身孕,可我听说她被土匪掳去的时候已有7个月的身孕,后因被土匪连续轮姦流产了,难道她……
      我正诧异,黑老三嘿嘿一笑,摸着江大姐的肚皮道:「你上回见的那个早生了,是个大小子,这是第二个了。」
      天啊!我的头一阵晕眩,江大姐被俘只一年多,在土匪手里竟然流掉一个孩子、生下一个孩子、又怀上一个孩子!我不由得想起郑天雄说过的他们能让女人两年生三个孩子的话,看来不是吓唬人,这群土匪真是禽兽,女人落在他们手里真是连牲口都不如。
      郭子仪始终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呼噜呼噜」地抽着水烟袋,笑瞇瞇地看着其他土匪在场子中央乱哄哄地展示他们的战利品。这时他站了起来,拿烟袋桿捅捅江大姐低垂的乳房,扫了一眼殷大姐红肿的下身,又托起丁大姐俊俏的脸看了看说:「我这儿也有个宝贝,拿来给弟兄们舔个乐子!」
      说完朝后面一招手说:「把咱们满鞑子格格请出来!」
      他话音刚落,我后面的墙根处几个男人吃力地「嘿哟」一声,抬着一个白花花的东西走出去了,我心底一沉:果真是肖大姐!
      肖大姐手脚都被铐在背后、捆在一处,四马倒攒蹄地穿在一根大木槓上被抬了出去。她圆滚滚的肚子朝着地下,显得格外突出;肥大的乳房像马上要胀破一样,乳头上繫着红丝线,随着走动的节奏一摇一摆;她的头低垂着,头髮散乱地盖着脸;她两腿间昨夜被轮姦的污渍还没有清理,黏乎乎、白花花的一片惨不忍睹。
      几个匪首看着大白猪一样吊在槓子上晃晃蕩蕩的肖大姐,不解地问郭子仪:「郭老七,这是什么人?」郭子仪笑而不答。
      大姐被抬到场子中央,黑老三迫不及待地抓住她的头髮掀起了她的脸,所有的人立刻都看呆了。半晌黑老三才回过神来问:「郭老七,你哪弄这么漂亮个窑姐,还把人家肚子给弄大了?」
      郭子仪嘿嘿一笑,道:「窑姐?你见过这么漂亮的窑姐吗?这叫天姿国色!
      告诉你们,她是满鞑子正白旗的格格,要是有皇上,她肚子里装的说不定就是龙种。」
      胡定南听罢,色迷迷地说:「这倒是个新鲜物件,格格就是公主吧?咱们托七爷的福,也当回驸马!」四面一阵狂笑。
      郭子仪等他们都笑够了,又一本正经地说:「她不仅是个格格,还是个共军的大官呢!」
      马上有人问:「什么官?」
      郭子仪手抚摸着大姐因倒悬而憋得通红的脸颊说:「共军47军政治部副主任。」
      黄大炮咧嘴笑道:「郭老七你别蒙人,共军军政治部主任是师级,这副主任就是个副师级。看她这样子也不过二十几岁,怎么可能是这么大的官?」
      郭子仪从一个匪兵手里接过一件草绿色的军装,掀起上面的胸章说:「这是逮住她时她穿的衣服,你们看,这上面写着吶!」
      有识字的土匪拿过去念道:「文工团肖碧影。」四面立刻响起一片起哄的声音。黑老三大声叫着:「郭老七,说你蒙人吧!共军共产共妻,文工团里的娘们都是大官们的公共老婆,我说她是个窑姐吧,一点没错!」
      郭子仪不慌不忙地问:「你们都没听说过肖碧影这个名字吗?」
      四週一片沉默,忽然有人咬牙切齿地问:「肖碧影?你是说去年在桃源土改的那个女共军肖主任?」
      郭子仪像找到了知音,一把拉过那人说:「对,老秦,你家也在桃源,你认认这是谁!」说着拿出一张照片。
      我离得远,看不见照片拍的什么东西,但我看着这张照片眼熟,好像是肖大姐常带在挎包里那张军首长合影。那张照片是渡江后照的,肖大姐是其中唯一的女同志,因此被照顾站在前排,非常显眼。
      那个姓秦的匪首看看照片、又看看大姐的脸,脸越胀越红,最后几乎是嚎叫着冲过去,「啪!」的一巴掌打在大姐的脸上叫道:「真是你?姓肖的。老天开眼啊!我以为我的血海深仇没处报了,你们抄了我家,杀了我老子……哈哈,你也有今天,你落在咱们爷们手里了!哈哈,我要干死你!」
      众匪首纷纷问郭子仪:「她真是47军政治部副主任?」
      郭子仪咬着牙点点头:「我家老三冒死从她们老窝掏出来的。我和她也有毁家之仇,这一年多,就是47军闹得咱们无家可归。我今天带她到这儿,就是让弟兄们一起拿她乐呵乐呵,给弟兄们出出气!」
      黑老三抓住郭子仪的胳膊说:「郭老七,今天算你拔了头筹,你说怎么处置这几个娘们,弟兄们听你的!」
      郭子仪慢悠悠地说:「难得这几个宝贝凑到一起,又都是大家伙的仇人,我看得给她们留点纪念,让她们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儿这个日子。」
      匪首们立即附和,七嘴八舌地出着主意,有人说在要乳房上烙记号,有人主张在乳头上穿环……看着几位可敬的大姐被土匪像牲口一样处置,我真是心如刀绞。
      匪首们乱哄哄地吵了一会儿,都看着郭子仪,听他的主意,郭子仪阴险的一笑说:「你们记得国军的军服肩膀上有个肩章吗?肩章上有槓槓,官越大槓槓越多?」
      匪首们一听都来了情绪,马上有人说:「对,我们给她们奶子上烙上花花,官大的多烙,官小的少烙!」
      郭子仪摇摇头,走到岔腿跪在地上的殷大姐跟前,一把捏住她肿胀发紫的阴唇,咬牙道:「女人穴口都有这么两块嫩肉对不对?」他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锋利的小刀晃了晃说:「我们就在这上面给她们分高低!」四面一片叫好声。
      说着,他们把殷大姐掀翻,拉开她的大腿,一个匪首两手把她一边的阴唇绷紧,郭子仪亮出了刀子。他在绷直的阴唇嫩肉上割了下去,血流了出来,殷大姐身子颤了一下,没有出声,他又割了一刀,她的阴唇变成了三瓣。他又照样把另一边的阴唇也割成了三瓣,殷大姐的下身被血洩红了,痛得浑身直打哆嗦。
      这时旁边的匪兵已把吊在木槓上的丁梅的双脚也绑在了木槓上,露出了她的阴部,胡定南抢着捏住她的阴唇拉直,黑老三从郭子仪手里接过刀子在阴唇中间割了一刀,把粉嫩的阴唇割成了两瓣。
      当他们捏住另一边的阴唇下刀时,我看见丁梅全身都在颤抖。鲜红的血滴在地上,她的下身也被作下了永久的耻辱记号。
      江大姐的阴唇被他们割了三刀,每边分成了四瓣。
      最后轮到了肖大姐,那个姓秦的土匪早早就抢过了已被鲜血洩红的利刀,跃跃欲试。我知道,大姐将被割四刀,阴唇将被分成五瓣,那将是锯齿的形状。
      由于大姐穿在木槓上的姿势两腿夹得很紧,他们把大姐放了下来,肚子朝上分开两腿,面对她胯下黏乎乎的污渍,匪首们都有些犹豫。
      黄大炮咬咬牙捏住了大姐的阴唇,对姓秦的说:「来,下刀!」
      姓秦的刚要下刀去割,忽然发现了什么,大叫起来:「老郭,这满鞑子怎么两边不一样长?」
      匪首们闻声都围上去看,有人拿来清水浇在大姐的阴唇上,白浆沖净,露出了两边的阴唇,果然有一边短一截。
      郭子仪满不在乎地说:「她不听话,叫我吃了一口。」
      众人笑成一片,黄大炮打趣他说:「怎么样,老郭,好吃吗?」
      郭子仪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说:「打那以后她就听话了。」
      只有我知道他说的「听话」是指谁,这让我浑身打战。
      郭子仪指着大姐阴唇完整的一侧说:「就作了这边吧,那半边留着下回她不听话的时候我再吃。」
      姓秦的迫不及待地催着黄大炮把大姐的阴唇绷直,咬牙切齿地一刀一刀割下去,片刻,红肿的阴唇变成了锯齿状。郭子仪叫人拿来一个布袋,往大姐阴部一倒,倒出来的是粗盐。姓秦的一看马上明白了,抢上去用手按住盐粒和刚被刀割的阴唇,用力地揉搓起来。其他几个土匪见状,也从郭子仪手里接过盐袋,撒在其他三位大姐鲜血淋漓的下身,起劲地揉搓起来。
      刚才被刀割都没有吭声的四位大姐这时都忍不住了,山洞里响起一片凄厉的呻吟之声。郭子仪看着这残忍的场面,调侃地对胡道南说:「以后再玩不认识的女共军,别忘了先摸摸下面,弄清楚是多大的官再下家伙!」
      半个小时以后,盐粒都变成了红色,四位大姐的下身都不再流血,但她们都喘着粗气出不来声了。
      几个匪首都叫着要开始姦淫几位大姐,黄大炮说:「老规矩,先抓阄!」
      他们把四位大姐的名字写在小纸条上,按那天到场的匪首的数目作了9个小纸条,混在一起,一人抓了一个。结果黄大炮抓到了殷大姐,丁梅落到黑老三手里,江大姐归了一个不知名的土匪,姓秦的则如愿以偿地拿走了写着肖大姐名字的纸条。
      抓到女人的匪首个个眉开眼笑,其他土匪也都兴致勃勃地围上来看热闹,我发现看热闹的人里居然还有那个妓院老鸨。
      四个大姐一字排开被掀翻在地,腿被人拉开抓住,下身大敞着,四个脱了裤子的土匪伏下身去,一条条勃起的肉棒插入了敞开的阴道,用力地抽插起来。洞里一片淫邪的笑声,却听不到一点女人的声音。
      忽然洞口传来低低的杂乱女声,有人在小声议论:「快看,这几个女的都是共产党的大官,让男人干起来和我们一样啊!」
      「怎么她们都不叫唤啊?」
      我心头一堵,原来是妓院的妓女躲在洞口看热闹,连她们都在羞辱我们。
      这场淫戏持续了半个小时,土匪们一个个爬起来的时候,四位大姐都瘫软在了地上。黄大炮命匪兵把大姐们架到墙根的石台上,仰面绑住,腿岔开固定好。
      当肖大姐被架起来的时候,有个土匪忽然指着大姐乳头上的红丝线,问郭子仪:「老郭,你这宝贝戴的这是什么东西?避邪呀?」
      郭子仪嘿嘿一笑,让人拿来一只大碗,伸手解开大姐乳头上的红丝线,一股乳汁忽地喷了出来。大姐子从昨天夜里被拉走已憋了大半天,奶水就像喷泉一样止都止不住,一会儿就接满了一碗。
      有人拿来另一只碗,解开了大姐另一个乳头,大姐站在那里,两个乳房同时向外喷着奶水,他们真把她当作了牲口。
      有人喝了一口大姐的奶,连声叫好,于是很多人都拿着碗来接奶,几只粗黑的大手抓住大姐洁白的乳房胡乱挤着,奶接了一碗又一碗。最后甚至有一碗奶传到了聚在洞口的妓女手里,她们一边传着,一边嘻嘻哈哈地品嚐。
      好一会儿大姐的乳房才空下来,马上恢复了乳头上翘的模样,立刻有匪兵重新栓死她的乳头,把她拖到给她準备好的檯子上。那边,黄大炮已经安排好了顺序,各山头来的土匪总共不下300,他们已经开始吵吵嚷嚷地排队轮姦几位大姐。
      黄大炮回到洞的中央,对各路土匪说:「弟兄们,把你们带来的娘们都带上来吧!」
      洞里顿时乱成一片,我悲哀地意识到,我受辱的时刻来了。
      不断有土匪推着、拖着、架着我们的姐妹来到洞中央,她们都很年轻,都在十几岁、二十出头,全是赤身裸体、绳捆索绑,有几个还挺着大肚子。土匪们按黄大炮的安排把她们一个个都吊在木架上,白晃晃一大排令人触目惊心。
      从土匪们互相的介绍中,我知道她们中有女土改工作队员、医生、卫生员、女电话兵,还有一位是刚从学校分配来银行工作的女学生。
      奇怪的是郭子仪看着乱哄哄的场面一直没动,直到十几个姐妹都被赤条条地吊了起来,他才努努嘴,两个匪兵伸手把我从轿子里拽了出来,推着我来到场子中央。
      正在欣赏被俘女兵裸体的土匪们看见我,像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一个个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倒是挤在洞口妓女们低声叫了起来:「女兵,女兵!」
      我听见那个老鸨惊歎了一声:「天啊,女人穿上这身衣服,真是媚死人不偿命!」
      胡定南先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低声问郭子仪:「老郭,你捣的什么鬼?哪儿掏了仙女窝子,刚弄出个什么格格,又搬来个天仙。这是共军吗?」
      我低着头,心里紧张极了,我真怕郭子仪把我的照片拿出来证明我的身份。
      儘管我是这洞里唯一穿着衣服的女人,但我觉得我比那些赤身裸体的姐妹们更见不得人。
      郭子仪只字没提照片的事,只是一颗颗地解开了我胸前的扣子,拉开军装的胸襟,我丰满的乳房像迫不及待似的挤了出来,我看见所有在场的男人都瞪大了眼,眼睛里闪着贪婪的光。
      郭子仪对那妓院老鸨招招手道:「桂花,把你那帮姐儿都叫进来!」
      随着那个叫桂花的老鸨的招呼,一大群挤在洞口的妓女推推搡搡地围拢了过来。我浑身发抖了,这些同性的目光像锥子一样刺着我的心,比在男人兽慾的目光下还要难熬。
      郭子仪对那老鸨说:「桂花,让哪个姐脱了跟她比比?」
      在老鸨桂花的命令下,一个妓女满不在乎地脱光了衣服,露出黑瘦的身子。
      郭子仪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我乳房洁白细腻的皮肤说:「老胡,你看看这肉,哪家窑子能找到这么水灵的妞?」
      胡定南像得了圣旨,伸手过来捏了捏我的乳房,点头说:「是北边的娘们,绝色!」
      郭子仪见围在旁边的男人们眼里都要喷火了,忙说:「给弟兄们看看她的身子?」
      四周立刻响起一片附和声:「快,快!」
      我悲哀得快要哭了,我像一只无助的小兔,在一群豺狼的利爪下任人摆布。
      我身上的绳索被解开了,衣服扣子被解开了,军衣被剥了下来,上身赤裸了;接着有人抽掉了我的腰带,裤子在往下滑,我不敢用手去扶,任它滑到了脚下,全身赤条条地展现在这群男人、女人面前。
      我明白了,郭子仪是有意让我再次感受当众被剥光衣服的屈辱,他是在提醒我:不服从他,他可以轻易地让我无地自容。
      我终于像其他姐妹一样被赤身吊起来了,这样反倒让我感到轻鬆,可后面发生的事马上就让我轻鬆不起来了。
      黄大炮大着嗓门叫唤:「弟兄们,咱们照老规矩选个花魁,花魁可得烟土一箱。」
      郭子仪撇撇嘴说:「照每次那样,你选你的人,我选我的人有什么意思!」
      黄大炮问:「那你说怎么办?」
      郭子仪指指妓院老鸨和那群叽叽喳喳的妓女说:「她们哪拨都不是,让她们说最公平!」
      黄大炮想了想说:「好,就依你。」说完指着我们这一排赤条条吊在墙跟的女兵问那群妓女:「你们说这些娘们谁能夺个花魁呀?」
      他话还没说完,那群妓女竟全都指着我大叫:「她!」
      尖锐的叫声在山洞里迴荡,我羞得无地自容,花容失色。
      黄大炮看了郭子仪一眼说:「郭老七,真有你的!」
      郭子仪得意地说:「我可没有私,谁让我的货色好啊!」
      胡定南忽然眉飞色舞地朝众人说:「我还有一说:咱们干共产党的女人,也学他们的法子,来个投票选举,得票多的身价高,得票少的身价低。怎么样?」
      郭子仪眨眨眼道:「投票可以,但不能用手投!」
      几个土匪同时问:「那用什么投?」
      郭子仪笑了,一字一顿地回答:「用鸡巴!」
      众人哄地笑了,我们吊成一排的姐妹全都红了脸。
      黄大炮却不笑,问道:「怎么讲?」
      郭子仪一本正经地说:「每家出三个人,每人可免费干一个女共军,想干谁就写谁的名字。谁的名字下面排的队最长就是花魁。得票最多的娘们身价是10块大洋,得第二的9块,得第10的1块,剩下的不要钱,随便干!」
      众人都听得目瞪口呆,我们则浑身发冷,痛彻肺腑。我这才明白,我们在这里不但要被姦淫,还要用自己的身体为他们赚钱。
      匪首们齐声附和,参加投票的土匪被选出来了,他们煞有介事地围着我们打转,在我们身上摸来摸去。每个姐妹的身上都被几十只男人的粗手摸遍了,尤其是乳房和下身,被他们来来往往摸了个遍。有几个匪徒无耻地用手指插进我的阴道抠弄,有个匪徒甚至变态地把他的中指全部插进了我的肛门,弄得我浑身一阵阵发冷。
      「投票」终于开始了,由于多数土匪都不识字,于是在我们每人脚下放一个碗,土匪们只要在纸条上作上自己的记号,把纸条投入他选中的女兵跟前的碗里就行了。
      一转眼的工夫票就投完了,让我感到万分悲哀的是,我跟前的碗全装满了,其实全部纸条都在我的碗里,只有三张例外,那都是郭子仪的人,他们都已经姦淫过我,因此把「票」投给了别的姐妹。
      看着满碗的纸条,我几乎要哭出声来,我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玩物。
      黄大炮似乎为难了,因为其他姐妹的「身价」没法排了。最后是胡定南出主意,各伙土匪再选两人,把我剔除,再投一次票,这才排定了「坐次」,我们的命运就这样被确定了。
      匪兵们把我们都放了下来,在那一大群饶舌的妓女的注视下,光着身子被押到了院子里,姐妹们都在寒风中被捆在院子里的树上,供匪兵和嫖客们「参观」
      和戏弄,她们每人脖子上挂着一个小牌,上面写着身份、年龄和身价。
      我被直接押进了左面的一间小草房里,房子很小,里面只有一张床,他们把我仰按在床上,将我的双手铐在床头,马上就有一个大汉闯了进来,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爬到我身上,肉棒硬梆梆地插进了我的身体。
      随后的感觉真是「急风暴雨」,一根根肉棒不停顿地插入我的身体,我的下身很快就失去了感觉,只觉得一个个男人的躯体,或滑腻腻、或汗津津、或毛烘烘,一个接一个地压在我纤柔的身体上。
      这时我才明白昨天老鸨所说的「一柱香时间一个男人」是什么滋味,我几乎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下半截的床很快就湿透了,躺在上面凉冰冰的。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我碗里的纸条一共有24张。
      不知是第几个男人从我的身上爬起来后,有人把我的手铐打开,将我拉了起来,我的头和下身都痛得像要裂开。我意识到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有人按着我跪在床边,我恍恍惚惚地感觉到对面有个白晃晃的东西,定睛一看,却是肖大姐,也跪在地上,凸出的肚子和鼓胀的乳房格外显眼。
      大姐怎么会在这儿?我有点蒙了。
      忽然有人踢了我一脚说:「妞儿,给七爷舒服舒服!」我这才发现郭子仪坐在我刚才躺的床上,裤子已经脱了,丑恶的阳具搭拉在长满黑毛的两腿中间。
      站在我身后的匪兵在把我的双手铐在前面,我的心快速地跳起来,残忍的羞辱已经变成了日常功课。
      不容我犹豫,大姐温热的乳汁已经滋到了郭子仪的阳具上,我看到一个匪兵正两手握住大姐的乳房,卖力地挤着,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被铐着的手,捧住软塌塌的阳具,轻柔地揉搓起来。郭子仪发出痛快的哼声,我的心却痛如刀绞,为自己,也为大姐。
      外面和两边不断传来男人的吆喝声、淫笑声和女人的呻吟声、哀嚎声,大部份马帮听说土匪们在这里「赶集」都停下来不走了,妓院里挤满了各式各样的男人,川流不息地在各个房里流动,而妓院原来的妓女都放了假,只有我们十几个姐妹在土匪和嫖客的身下挣扎、呻吟。
      肖大姐的奶挤光了,我捧着像一门小炮一样硬挺着的阳具,跪在那里不知所措。
      对面白晃晃的肉体消失了,肖大姐被人架回山洞继续让人轮姦去了,两个匪兵拖了另一个赤条条的女人进来,我认出是丁梅。她的下身显然刚刚洗过,白白的大腿中间红得发肿的阴唇非常醒目,油黑茂密的耻毛泛着亮光。
      匪兵把她的双手铐在床头,分开她的双腿,郭子仪翻身压上她的身子,将在我手中勃起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她的下身,嘴里还嘟囔着:「咱也试试大学生是什么滋味!」
      床上响起一阵阵「噗嗤噗嗤」的声音,丁梅洁白的身体在郭子仪身下前后摇动,丰满美丽的乳房在他一双大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她痛苦地偏过头,我觉得她那一双无助的大眼睛正盯着我,我感到无地自容,赶紧深深地低下了头。
      两个匪兵抓起我的胳膊把我推出门外,我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了丁梅抑制不住的痛苦呻吟。
      刚一出门,我马上被一大群人围了起来,不断有人议论:「这就是郭老七带来那个俏丫头?真是赛过天仙!」
      「今晚随便操,干一次20大洋!」
      「这么贵啊,顶五个窑姐啦!」
      「嫌贵你别上,等着玩桂花那帮柴禾妞吧!我可是钱都交了,前边排了30多人吶……」
      天啊,这一夜等着我的是比死还要难过的十八层地狱啊!我心中竟忍不住暗暗感谢那个叫桂花的老鸨,肯定是她偷偷把我的「身价」提高了一倍,否则……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拽着我胳膊的手用力把我推出了人群,匪兵在大声喊叫:「别急,爷们还没玩完呢!」我被推进旁边的另一间草房,手又被铐死在床头,无休无止的抽插又开始了。
      再被拖出草房的时候,我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整个下半身好像不是我自己的,太阳晃得我睁不开眼,我不知道这半天一夜身上爬过多少男人,只知门口收钱的小筐堆着小山一样的银元。
      我重新被架进山洞,所有的匪首都已经在这里了,他们个个满面红光、心满意足的样子,我的身子软得像被抽去了所有的骨头,不要说跪,连坐都坐不住,他们就把我吊在郭子仪身旁,我的脚下马上就积了一大瘫白色的浆液。
      我满以为可以喘口气,但定下神来才明白,这里正上演着另一场惨绝人寰的人间惨剧。
      一个小姑娘被吊在洞的中央,踮着脚尖勉强够着地,看样子她比小吴大不了多少,是个典型的南方姑娘,瘦弱的身体,扁平的胸脯,一根根肋骨清晰可数。
      她也没能逃过被轮姦的厄运,稀疏的阴毛上沾满了浓白的黏液,两条不由自主岔开的大腿微微发抖,一个大鬍子匪首正摆弄她的身体,我认出她是昨天提到的那个在银行工作的女学生。
      从土匪们的议论中我知道这女孩姓苏,17岁,初中毕业在衡阳参加工作,被分配到合作银行怀化分行工作,前不久参加押款到农村合作社,遭土匪半路截款,她也不幸落入魔爪,那个大鬍子土匪正是抓到她的那股土匪的匪首邢大头。
      邢大头那双熊掌般的大手正无情地捏着小苏胸前那对小小的乳房,他每捏一下,小苏就浑身颤抖着拚命哭叫:「啊呀……痛啊!」邢大头丝毫不为所动,用力地捏着,小苏凄惨的叫声在宽大的山洞中迴响,洞里所有的土匪和挤在洞口的妓女们都好奇地看着他的动作。
      好一会儿,小苏的叫声变得嘶哑,胸脯被捏得红紫一片,两个硬挺直立的乳头上却同时出现了两个白点。白点越来越大,在乳头上挂不住掉在了地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是奶!
      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没有任何怀孕的迹像,居然被硬生生挤出了奶!
      邢大头见出了奶,得意非凡,让人拿来一个大碗,在小苏痛不欲生的哭叫中将带着血丝的乳汁一滴滴挤入碗中,直挤了将近一个小时,小苏的哭叫变成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和抽泣,碗里的奶居然有了大半碗。
      他把飘着血丝的乳汁端给众匪首品嚐,小苏已经像死人一样吊在那里一动不动。
      碗端到郭子仪面前,他抿了一口白绸子般滑爽的乳汁,悄声问:「老邢,你说实话,这妞是不是肚子里有货了?」
      邢大头诡秘地一笑,答道:「老郭,你那女鞑子还没生,奶是哪来的?实话告诉你,你家老三那方子可是从我这抄来的!」两人相对哈哈大笑。
      场子中央小苏已被摘了下来,胡定南大摇大摆走到人圈里面,后面两个匪兵推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这是与殷大姐同时被俘的医疗队女军医凌卿君。
      凌医生全身一丝不挂,手被铐在背后,丰满的乳房随着踉跄的步伐大幅度地颤动着。胡定南在场子中央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凌医生被推着跪在他的面前,两腿大大地岔开,我发现她的胯下光秃秃的,已经没有了阴毛,而且下身已被清洗乾净,不见了被轮姦的痕迹;奇怪的是,她脸色绯红,身子微微发抖,眼里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胡定南捏住凌医生的两个乳头用力地揉搓,她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胡定南的手从硬挺的乳头滑向丰满的乳房,大把抓住揉弄起来。几分钟以后,凌医生的眼神散乱,不顾一切地呻吟起来,那声音不只是痛苦,竟还露出一丝满足。
      忽然有人叫了起来:「看这小骚货怎么了?」
      朝着那人手指的方向,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凌军医的胯下,从她背后望去,在飘忽不定的烛光下,只见在她两瓣圆滚滚的屁股下面,一丝亮晶晶的黏液正垂吊下来。胡定南越揉越用力,凌军医的呻吟声越来越高,胯下像开了水闸,大股清亮的黏液流到地上。所有人都看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胡定南这时却停下手,当众脱下了裤子,凌军医好像丢了魂一样,身子向前扑,乳房抵住他的腿大力晃着上身。
      胡定南的阳具早已硬得像根棒槌,高高地扬起头,他轻轻地拍了拍凌医生的脸,指着自己的肉棒说:「来,上来!」凌医军好像突然醒悟了,拚命摇头,红着脸轻声道:「不,不行……我不……」
      胡定南使个眼色,两个匪兵拉起凌军医,转过身来,将她腿岔开按在胡定南两腿中间。我清楚地看见,她光秃秃像个水蜜桃似的胯下两片阴唇红殷殷的,直直地挺着,还在不停地扇动。
      胡定南的肉棒顶住了凌军医的阴门,但就是不动,她带着哭音高叫:「不,我不啊……饶了我吧!」
      胡定南拍拍她白白的屁股道:「上来!」凌军医像被施了魔法,竟哭着向下坐去,「噗」地一声,半截肉棒没入了她的身体。她一面痛哭流涕,一面向胡定南的腿上坐去,整条肉棒都没了蹤影,她又吃力地抬起身,再全力坐下去……随着「噗嗤噗嗤」的声响,胡定南乐得眉开眼笑。
      郭子仪半天才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这家伙真是有点傻福气,我还没见过这么浪的女共军呢!」
      坐在一旁的邢大头拍着大腿笑骂:「娘的,这老胡真够阴损,难怪前天一见面他就跟我要媒子膏,说是给他的大黑驴配种,肯定给这娘们用上了。看她骚得管不住自己了,真他娘有意思!」
      周围的土匪听罢笑成一片,我却望着仍在哭着不停扭动身子的凌军医,心里在流血,他们真是一群畜生。
      凌军医终于满头大汗地瘫倒在地了,两腿中间流出大股的白浆,土匪们拖起她瘫软的身子兴致勃勃地翻看着、议论着,胡定南得意地穿起了裤子。
      这时一个匪徒满脸不服气地拉着一个大肚子姑娘光着身子进了人圈,他把姑娘仰面按在地上,脱掉自己的裤子,当众将肉棒插入姑娘的下身姦淫起来,姑娘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啊……啊……」地惨叫着。
      她的脸扭向我这边时,我吃惊地发现她是我们军141师师部电话员小邵,她的年纪跟我差不多,是在去年年底一次意外的遭遇中被土匪掳去的,没想到她仍在匪巢中受难,而且有了身孕。
      那匪徒在小邵身体里抽插了一阵,满足地射了精,拔出湿漉漉的阳具,转身坐在胡定南坐过的椅子上,他指着自己胯间那已软缩成一团、沾满了白色精浆的阳具命令小邵:「过来,给爷舔乾净!」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包括郭子仪在内的所有的人也都愣住了,好像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
      可小邵听懂了,她肩头一震,脸腾地红了,哭着哀求道:「龙爷,您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依您,可……」
      那叫龙爷的匪首不容分辩地打断她说:「什么可是!」说完抬起身附在小邵耳朵旁低声耳语了几句,小邵竟全身抖得像筛糠,不顾自己沉重的身子和绑在身后的双手,一骨碌爬起来,膝行着爬到龙爷跟前,扑身到他两腿之间,伸出粉嫩的舌头不顾一切地舔了下去。
      匪徒们全看得目瞪可呆,张着大嘴注视着这不可思议的场面。
      龙爷得意地踢踢小邵的屁股吩咐:「卖点力!」小邵满脸惊恐地张开小嘴,竟把龙爷软缩的阳具含在了口中。
      随着「吱……吱……」的吸吮声,眼见龙爷的阳具膨胀了起来,很快小绍就含不住了,但她丝毫不敢怠慢,拚命把那越来越粗、越来越长的阳具往嘴里吞,直到被肉棒戳得直翻白眼,仍全力吸吮着。
      龙爷费了很大的力量才从小邵嘴里拔出已再次勃起的肉棒,指着紫色的龟头命令:「给爷舔乾净!」小邵竟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细细地舔了起来,连包皮缝隙中龌龊的污垢都仔细地舔起来咽进口中。
      龙爷挺着粗大的阳具开始东张西望,忽然,他指着被吊在一边的一个女俘叫道:「把那娘们弄过来!」
      匪兵们把女人架过来了,是丁梅。他们把她吊起来,腿岔开捆在两边的柱子上。
      龙爷站起来问众人:「谁来?」立刻有几个匪首冲了过来。
      黄大炮捷足先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扒掉了裤子,露出硕大的阳具。小邵「呜呜」地哭了,但她看一眼龙爷,便乖乖地俯下身,将黄大炮的肉棒含在了嘴里。
      我不敢相信,他们居然可以这样像对牲口一样侮辱女人。
      另一边龙爷已经将重新硬挺起来的肉棒插进了丁梅红肿的阴道,开心地抽插起来。不一会儿,黄大炮的肉棒也硬得像根棒槌,吆喝着命人再拉一个女俘来姦淫。龙爷一边抽插一边朝他招手,诡秘地笑着用手扒开丁梅的屁股,指指她的肛门。黄大炮一愣,马上会意,立即用肉棒顶住了丁梅的肛门。
      我听见黄大炮问了一句:「行吗?」龙爷淫笑着对他说了句什么,丁梅显然听见了,拚命扭动身体,大声叫道:「不行,你们这群禽兽,放开我!」
      黄大炮狂笑着,挺腰加力,竟将肉棒向丁梅的肛门里顶去。被匪徒们连续轮姦从未吭声的丁梅忍不住惨叫了起来,她拚命挣扎,但另一边的龙爷将肉棒插在她的阴道中,死死顶住她的肚子,她动不了,黄大炮粗硬的肉棒一截一截插进了她紧窄的肛门,血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
      龙爷和胡大炮对视了一下,「嗨!」地一声同时发力,两根肉棒同时退出一截,又同时从两个方向猛力插进丁梅的身体,「啊呀……痛啊……呀……」丁梅凄惨的叫声把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都撕碎了。
      黑老三的肉棒又在小邵的舌头下硬了起来,匪兵们早已把殷大姐拖了过来,高高地吊起来。黑老三直接转到殷大姐身后,顶住了她的肛门,一个匪兵推住殷大姐的肚子,帮黑老三一寸一寸地将肉棒插进她的肛门。
      龙爷射了精,拔出了肉棒,喘着粗气退出了人群,郭子仪急急地起身迎了上去,我只听他问:「老兄,什么高招让那小妞这么听话?」
      我心头一紧,却见龙爷神秘地对郭子仪耳语,他听得笑容满面,连连点头。
      正在这时,黄大炮也尽了兴,一边擦着骯髒的阳具一边走过来,见郭子仪正与龙爷交谈,大嗓门地叫道:「郭老七,你今天怎么这么老实?」
      郭子仪看看他肉棒上殷红的血迹和黄色的粪污,阴笑着问:「那女人屁眼也是玩的?」
      黄大炮满不在乎地说:「嗨,好玩得很,告诉你,比插穴有劲多了!你也去试试?」
      郭子仪半信半疑地看了看场子中央的淫乱场面,黄大炮抢着说:「郭老七,你带来的娘们是一等一,可今天你还得给我们露一手啊!」
      郭子仪向远处瞟了一眼又看看天色,点点头笑着说:「别急,天黑后我露一手给你看!」
      黄大炮打着哈哈走了,我却浑身发抖,郭子仪那一眼的含意只有我明白:他是在看被绑在那边檯子上的肖大姐,他要等大姐的乳房充满乳汁,而那个将当众露丑的人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