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妈是骚货 更多>>
 

    我妈是骚货

    时间:2018-09-21 我妈今年43岁了,叫胥家瑞,长的不错,身材和皮肤也保养的很好,所以看上去像是30多的人。我妈29岁时和我爸离婚了,我和我妈住在一起。是她辛辛苦苦把我带大的。
    本来我妈的单位效益就不好,工资很低,更别说奖金了,妈妈省吃俭用才把日子过下去。
    几年以前,我妈的单位里要精简,如果我妈没有工作了,那我们母子两个就没有生活来源了。
    为了保住工作,妈妈只好对她的上司,一个50多岁的经理讨好献媚,以求他的欢心。
    有一次我去妈妈的单位找她。我妈是单人的办公室,门没锁上,我一推就进去了,结果看到妈妈只穿了一条裤袜和一双高跟凉鞋,妈妈怪我不敲门就进去了,她说天气太热才穿的这么少。
    但是我心里清楚,一定是为了方便那个张经理来,所以才穿成那样的。
    后来我妈常把张经理带到家里来,然后就关上房门,在她的房间里和那个男人亲热。
    那个张经理真不是东西,总是不怀好意的玩弄我妈。他让我妈在家里只穿一条小内裤和一件小背心,然后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喝酒,趁机对我妈动手动脚的,这些都是当着我的面做的,弄的我妈满脸通红,很不好意思。
    本来我妈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神圣的,只是受到张经理的胁迫才偶尔作出一点出轨的事情。
    但是后来的一件事情让我认识到,我妈骨子里其实是一个下贱无耻的女人。
    那是两个月前的一天,张经理来到我家。我妈正在家里洗衣服。刚好我家的洗衣机放在一个小塑料台阶的后面,所以洗衣服必须站到台阶上,伏下身去。张经理侧身看去,正瞧见妈妈撅着两瓣肥美的屁股在捞桶内的衣物。
    我妈穿着一件绿色的短裙,身子向前俯下去,后面的屁股就露了出来,这就叫顾头不顾尾,两条浑圆结实的大腿似乎没有穿长筒丝袜,再看紧勒在屁股蛋子上的,竟然是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而且明显是太小了,从正面看几乎看不到勒进屁股沟里的黑色,似乎整个就是一个没有穿内裤的光屁股。
    张经理看得两眼冒火,我妈似乎觉察到了,回头一笑,居然叉开大腿用力向下伏身,似乎在摆弄桶底的衣物,实际上故意毫无保留地将她的所有裙底春光泄露给张经理。
    我妈的大屁股翘而坚挺,她叉开大腿后,张经理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黑色蕾丝内裤紧绷在肉乎乎的阴户上。
    裤小户大,从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出我妈阴户的外形,外高内低,甚至两边还露出不少黑色鬈曲的阴毛。
    张经理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假装要到柜子里拿东西,蹲下身子,偷看我妈的下身。我妈明显是个淫妇,
    明知张经理在偷窥,不以为恼,反以为喜,她出乎意料地回眸一笑说︰「如果你喜欢,可以把它扒掉看!」
    张经理听完,哼哼的笑着,对我妈说︰「你这个淫蕩的女人,在什么地方都发骚,快给我跪下,舔我的脚!」
    我妈只好脱光衣服,跪在地上,一边给张经理舔脚,一边淫贱的说︰「经理几天没来,想死我了。」
    张经理的脚踩在妈妈的头上,骄横的说︰「贱女人,才几天没见,就又想挨操了吗?」
    我妈光着身子跪在地上,肥圆的大屁股撅得老高,一边扭动,一边口齿不清的说︰「经理别羞辱我了,快给我吧……」
    张经理用脚勾起我妈的下巴,说︰「贱女人,最近有没有去卖骚啊?」
    我妈双眼含春,一脸媚色,先是伸出舌头在嘴边转了一圈,舔了舔张经理的脚趾,才嗲嗲的回答道︰「没办法,只是挣点外快嘛,一点快感也没有。」
    张经理用另一只脚玩弄着她丰满下垂的乳房,还用脚趾夹着她的奶头像蕩秋千似的拽来拽去;我妈双手撑在地下,随着他的节奏摇动着大屁股,嘴里哼哼唧唧的,时不时地拿舌头舔着张经理的脚趾。
    「贱女人,你有没有含别人的鸡巴呢?」张经理背靠着沙发,点着一根烟,问道。
    我妈露出厌恶的表情︰「才没有呢!别人的鸡巴像一根牙签,放在嘴里像一根吸管。哪像经理的宝贝儿!」
    边说边贪婪的盯住张经理的大鸡巴咽了咽唾沫︰「让人家有充实感。」
    张经理被他的话逗笑了,更用力的拽着妈妈的乳头︰「臭婊子,比野鸡还贱。」
    我妈听到夸奖,更卖力扭动起来。
    「贱人,别人的东西象牙签,那你怎么被他插?」
    「经理呀,我每次被别人干的时候,心里可都是在想着你的,否则怎么能忍受呢?」
    妈妈献媚的回答,乌黑亮丽的中长发轻轻扫在张经理的脚背上。
    谁知张经理却发了火,一脚踢开她,骂道︰「贱女人,你在被别人干的时候居然敢想我!」
    我妈被踢得跪坐在地上,一脸委屈,不知所措,发红的乳房也无辜的吊着,但她马上爬回张经理的脚边,连声道歉︰「经理别生气,都是贱人的错……」
    张经理余恨未消,拽着我妈的头发说︰「贱女人,不準拿我和别人一起比。」
    我妈赶紧说︰「经理,贱人知道错了。」一边抱住张经理多毛的小腿轻轻晃动着。
    张经理把我妈拉到胯下,威严的说︰「贱女人,我要对你用棍刑。」
    看来他们之间早已有过这样的动作,我妈好像很高兴似的扬起雪白的脸蛋,闭上眼楮,很期待的样子。
    舌尖滑过红唇,脖子随之昂起,像一只白天鹅,嘴里啾啾的叫︰「经理,快,快惩罚你的小贱女人。」
    张经理甩动胯部,那昂然的大鸡巴硬得像铁一般,散发着腾腾热气,一下一下地打在我妈的粉嫩小脸上,发出「啪啪」的声音,边打边骂道︰「贱女人!婊子!大骚货。」
    我妈张大了嘴,舌头伸出老长,脸蛋被越打越红,唾沫顺着舌头流到下巴,头发也轻舞飞扬的,挺着奶子淫叫︰「经理的棍子好厉害,贱女人快受不了了!经理那么魁梧,叫小贱女人浑身发浪情不自禁。别……别停啊。」
    张经理一脚将我妈踢开,我妈爬在地上,奶子也贴在地上,用手抚摸着红肿的脸轻轻的揉着,全身也随着扭动,尤其是大屁股竟画起圈来,胡乱哼哼着,很是享受,淫水已经打湿了她的阴毛,还流到大腿上不少,看来这个贱女人被刑讯逼「潮」了。
    以后慢慢发展到他们总是带我妈到一家歌舞厅去玩,整夜不归的。
    有一天早上,我被敲门声吵醒,开门一看,居然是一丝不挂的妈妈!
    后来我问了半天,我妈才告诉我,她在歌厅就被扒光了衣服,然后在天亮的时候才跑回来。
    随后,我妈经常被带到那家歌舞厅去,几乎每次去她都是在大白天光着屁股回来。
    有的时候回来早,没人看见;可是有几次是正好赶在别人上班的时候,我妈赤裸着身子,从那家舞厅跑回来的,路上的人都说这个女人真不要脸。
    很多次了,我在上学的路上,看见我妈捂着脸,浑身上下只穿一双高跟鞋和一条开裆裤袜,扭扭摆摆的向家里跑。我就赶紧给她披件衣服,把她送回去。
    邻居们私下里议论我妈,都说她不要脸,是只野鸡。我还听说有人看见我妈在那家舞厅里给人家口交,弄得浑身髒兮兮的。
    于是我有一次就偷偷跟着去看看,他们到底怎么玩我妈。
    在舞厅里,张经理和我妈一起蹦的,他一直在摸我妈的身体,把手伸进我妈的短裙,把裙子掀到屁股上,恣意的玩摸着我妈的屁股。看得出来,我妈连内裤都没穿。
    张经理的手就在我妈的屁股缝里抠来抠去,还捅进我妈的屁眼,弄得我妈非常难受。
    我看的非常气愤,但是又不能做什么,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我妈被人凌辱。
    到了晚上12点,真正的凌辱开始了,就在舞厅中央,几个妓女和我妈一起跪在地上,其余好几十个男人围着她们。比强暴还要畜生的行为,把我妈绑起来干,一直操到哭,然后再射到我妈嘴里和鼻里,差点呛死她!我妈被射的满脸精液简直下贱到了极限,看的男人恨不得用鸡巴扫她的小脸。我妈被数十男人射的制服糊成一片,全身都是精。她坐在塑胶垫上,手上拿着容器,装着从脸上流下来的臭精。
    等到最后一个男人射完后,再一口气喝光全部的臭精。
    无耻的妈妈陶醉在满身精液的表情比最淫蕩的妓女还要下贱。
    我妈喝下二十人份的精液,衣服被射到湿透,脸部被射的美丽的五官都模糊了,一头长发都被搞的粘乎乎的,充满了鱼腥味!我妈哭的死去活来,他们看着我妈这个贱货被虐待的不成人形,肆意大笑!
    然后是我妈被迫给男人口交,没完没了。普通的口交大都由我妈帮众人口交,或者是男人自己打手枪,最后一个接一个射到我妈嘴里。但是这次我妈和其他几个贱女人被干,男人们忙的手忙脚乱。我妈和她们还互相交换口中的精液,充满臭腥味的淫吻。还有浓精液传递游戏!
    一排骚货从头开始传。传到最后的我妈时再一口吞下去!
    然后还让精液在嘴里滑来滑去,玩够了才淫蕩的吃下去,看的男人心痒痒。
    口交之后还要舔屁眼。张经理像蹲在马桶上似的蹲在我妈的睑上,他命令我妈用舌头为他的屁眼服务。
    我妈无法拒绝。张经理首先命令我妈仔细地为他的屁眼清洁。
    当然是用她的舌头,在大约半小时后,张经理畅快得难以言喻,然后对我妈作出了进一步的指令。
    把舌头伸进张经理的肛道中作进一步清洁,我妈把舌头伸到最进头,两片口唇完全贴在张经理的屁眼上,然后张经理命令她把舌头在张经理的直肠内尽力搅动,柔软湿润温暖的舌头在自己的直肠内活动,使张经理感受到了神仙的感觉,他使劲把自己的屁股尽量贴近我妈的脸孔,好让我妈的舌头能插入屁眼的最深处。
    然后他下令我妈在半小时内要从自己的屁眼中啜出屎来,我妈只好在张经理的屁眼中使劲地啜,但是没有一点效果,她急了起来,再把舌头伸进张经理的屁眼中,希望能刺激他的便意,大约十分钟后,好像见了一点成效,我妈的舌头感觉到张经理的直肠内有一些东西在懦动,她见时间无多,于是使尽全力内啜,但是张经理有心与他作对,使劲收缩直肠,不让屎排出来,我妈的舌头已踫到了屎的尖端,她把舌头伸到屎与直肠壁之间,希望把屎夹出来,但只能把小部分的屎啜到口中。
    「要全部啜出来才算!」张经理命令道。
    只有三分钟,我妈满头大汗,舌头的感觉已麻木了,她再加把劲地啜,撩,吸,终于,张经理崩溃了,屎如黄河崩题般从张经理的屁眼中涌出。
    「全部吞下!」
    我妈只好强忍着,把张经理的粪便全吃下,但有一些落了在地上,我妈的睑上,及张经理的两腿间,还有一些还留在张经理的屁眼上。
    「全部给我清洁乾净!」
    我妈便用舌头把余下的粪便一一清洁好并吃下,
    再深入地清洁了张经理的肛门,张经理才满意地说︰「很好,以后每天也要你给我弄几次!」
    一会儿后,我妈才把口中及脸上的粪便全部吃下,跟着张经理叫我妈爬过来,然后看着我妈苍白的脸孔,捧起自己的鸡巴,撤了一泡尿在我妈的脸上,还故意把一些射到我妈的鼻孔中,使她不住咳杖,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上星期那个男人更过分,他把我妈整整蹂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一个人走了,而我一天也没看见我妈。到了晚上,我想看看妈妈的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结果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妈妈居然被赤条条的绑在床上,手脚分别被铁链子绑在床的四条腿上。
    我立刻进去给妈妈松绑,到近处一看,妈妈的嘴里塞着她的内裤和丝袜,所以叫不出声音。
    妈妈的下身被塞入了一根会震动的棒子,妈妈的下身湿了一片。
    更叫我生气的是,妈妈的屁眼里被插入了一根又长又粗的黄瓜!!
    我忙了半天,怎么也弄不开绑住妈妈手脚的链子,那是用锁头锁住的。钥匙在张经理手里。
    我要去报警,妈妈苦苦哀求我不要去,她不想让别人看见她这副样子,而且她还叫我把她的嘴堵住,把震动棒和黄瓜重新塞入自己的身体,因为张经理晚上还会来,如果看到我给妈妈拿出了黄瓜,他还会折磨我妈妈的。
    在妈妈的苦苦哀求下,我没办法,只好又塞住了妈妈的嘴,塞住了妈妈的下身和屁眼,然后等张经理晚上再来玩妈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