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官道仕途 第二十九章 会面(上) 更多>>
 

    官道仕途 第二十九章 会面(上)

    时间:2018-02-09 一大早狄力就给白晶通了电话,说自己已经回到市里,问她什么时间有空,好在一块商量一下辣椒的事。白晶告诉他上午没空,中午找个地方在一起聚聚,到时候再详谈。狄力答应了,和白晶约好了时间地点。
      放下电话后的狄力,觉得心思总是定不下来,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白晶会不会有办法。他在客厅里焦躁的转着圈,马德芬见了就说:「狄力,你别在屋里转了,转的我头都晕了,你坐下,我有事和你说。」
      狄力听了说道:「对不起,妈,我心里有事。」狄力坐了下来。
      「狄力,你和倩玉还有倩雅在一起的事,我要说你几句。」听见马德芬说出这话,狄力的心揪了起来,不会又找他算什么帐吧。
      「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劝你以后注意点,不要引起左邻右舍的怀疑,就是尽量不要单独和倩雅在一起,要是有那个想法,也要在自己的家里,不能到外面或是在倩雅的家里,知道吗?」马德芬嘱咐道。说到他和倩雅的关係的时候,马德芬顿了一下,找了一个比较隐晦的词。
      狄力忙说:「我知道了,妈,我一定按你的吩咐办。」
      「我知道你招女人喜欢,但是你自己要把持住,我的两个女儿的身子都给了你,你可不能做出对不起她们的事来。要是那样的话,我可饶不了你。」马德芬稍微提高了声音说道。
      「我明白,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不会让你失望的。」狄力心道:「真啰嗦,要是按你说的做,这辈子不就亏大了,你我都还想上呢,更别说别人了。」
      他边这么想着,边看着马德芬。
      马德芬被他看的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说:「就这样吧,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说完,转身扭着屁股进了自己的卧室。
      狄力死死的盯着马德芬左右摇摆的屁股,恨不得扑上去把她的裤子扒下来,把她给操了。狄力吞了几口口水,看着马德芬进了卧室后,才把目光收了回来。
      被她这么一搅,狄力对辣椒的事也就不那么心焦了,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到了约好的时间,狄力来到和白晶约好的酒店。一进门,就看见站在大厅里的白晶。
      狄力眼前一亮,白晶高挑的个头,一身雪白的衣裙罩在充满魅力的身体上,显露出动人的曲线。长长的披肩发,黑的发亮,好像一匹绸缎披挂在肩头,把丰润的面额和修长的脖颈衬托的月亮般皎洁。她化着淡妆,透着清新迩雅,纤细的手臂交叉在腰间,优雅的扶弄着一个袖珍坤包,长长的睫毛下明亮乌黑的大眼睛里闪动着让人心跳的淡淡的笑容。
      看到狄力走了过来,她落落大方的伸出手来,「狄乡长,你让我等的好苦啊!」
      狄力打量着她的脸,心里暗歎,好俊俏的女人啊!上次自己没有仔细看,只觉得她很漂亮,这次仔细看来,没想到白晶竟然如此动人,充满魅力。他连忙伸手握住她的手,入手处软绵如若无骨,狄力赔笑道:「白小姐,对不起,我紧赶慢赶还是晚了,让你久等了。」
      白晶笑着说:「你没晚,很準时,我也是刚到,我刚是和你开个玩笑,别见怪。」她没有把手从狄力手中抽出,任由狄力握着。
      狄力也忘了放开,只想这种舒服的感觉能多停留一会。一时间,两个人就这么站着,手握着手,谁也没有再说话。旁边的小姐看着很奇怪,又觉得好笑,心道:「这个男人好色啊!抓住漂亮女人的手就不放了。」她对狄力说:「先生,小姐,你们定了位子了吗?」
      狄力这才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朝白晶笑了笑,白晶白皙的脸颊飞起一片红云,她说:「定了,是松竹阁。」
      小姐听了说:「那好,先生小姐请跟我来吧。」
      小姐把狄力和白晶领到了松竹阁,问道:「两位要吃点什么?」
      狄力刚想开口,白晶说话了:「我已经和总台说好了,你到那问一下就知道了。」
      狄力看小姐出了门,就对白晶说:「白小姐,应该是我请你,怎么反过来你请我了。」
      白晶笑着说:「谁请谁还不是一样吗,这次我请,下次你再请好了。」
      狄力说:「那好,咱们一言为定。」
      在等着上菜的时间,狄力就问白晶辣椒的事怎么样了。白晶皱起了眉头说:「我虽然搞这个,但不是你们乡种的这种辣椒,我出口韩国的是义度椒,这种辣椒是作为工业染料用的。」
      看到白晶皱起眉头,又说出这番话来,狄力的心凉了半截,接着听白晶继续说道:「去年辣椒的市场好,今年种的人就多了,这价格一下子就拉了下来,说真的,这事还真的不好办。」
      狄力着急的问:「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白晶本想再装下去,看见狄力如此的着急,就再也装不下去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把狄力给笑傻了,不知道白晶这是闹的哪一出。
      白晶笑着说:「虽然不好办,但还是能办。昨天接到你的电话后我就了解了一下,加上今天上午,我通过关係给你联繫了几家外省的厂子,两家方便面厂,一家专门的辣椒加工厂,你们的那些辣椒他们答应全要了,不过价格不高,估计将能保本,或许有个几分钱的利润。」
      狄力兴奋的抓着白晶的手说:「白小姐,太谢谢你了,只要不赔钱,我就谢天谢地了。你等等。」
      狄力掏出手机给庙张打了个电话:「喂,谁呀?我是狄力,哦,董超啊,你让周书记接个电话。周书记吗,还没吃饭吗?你听我说,不用发愁了,辣椒的事有着落了。对,你马上派人通知各村村民,不要再往沟里倒辣椒了,把辣椒都晒乾,我给他们找着销路了。不但能保本,还能挣上个几分。对,周书记你马上派人安排。你吃饭吧,不要饿坏了身子。」
      白晶看狄力落了电话说:「看你这么为百姓办事,我心里真感动,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好官。」
      狄力笑着说:「那你是接触的少,你要是到下面看看,有许多像我这样的,甚至比我做的还要好。我也就是做了一些我该做的,这些本来就是我的本职工作。」
      白晶看着他笑了,没有再说话。狄力看着白晶的笑容,越发感觉她的动人,他怕自己再看下去回出丑,就找了话题说:「你说的义度椒是怎么一会事,比我们现在这种辣椒收益高吗?」
      白晶说:「哟,你可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呀,菜都来了,我们边吃边谈。」
      两人一边喝酒吃菜,白晶一边把义度椒的事说了:「这义度椒比普通的辣椒收益要高的多,普通辣椒去年好的时候鲜的一斤才卖到六毛钱,干的不过三块。
      我常年收这个义度椒的价格是鲜的八毛到一块零五分,干的四块到四块五之间,这个帐你应该算得清楚。「
      狄力感兴趣的问:「那你一年能收多少?」
      白晶说:「有多少要多少,现在种这个的很少,国内还没有厂子收购这种辣椒,我全部都是出口韩国和日本,现在根本满足不了需求。怎么着,想在你那里设个点,种植义度椒?」
      狄力说:「对,我有这个想法,你觉得可行吗?」
      「当然可以了,这样我的货源就有保障了,另外你们也得到了实惠。对了,你们乡有冷库吗?电怎么样?这义度椒要求很严格的,新鲜度必须要有保证。」
      狄力说:「电没问题,要是真的可行,我们就修个冷库,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销路有保障,一切都好说。」
      「我还有个事你也可以考虑,现在日本、韩国对分割鸡的需求量很大。阳谷有家分割鸡厂专门做这个生意,利润高的惊人,我和他们有过合作,其中的环节我大体也都了解了。如果我们建一个这样的厂子,每年的利润会有好几百万。」
      狄力听了心中一动,想起以前倩玉和自己说过,要办一个自己的公司,这到是个好机会,「这个厂子投资大概要多少钱?」
      白晶说:「大约要五百万。只要建起来,一年多的时间本钱就能回来。销路不用发愁,我就是资金不够,我贷了几次,都没有贷下来,要不我早就干了。」
      狄力说:「五百万,这个数目不小。这样吧,钱我来想办法,销路你负责,我们合伙办这个工厂。」
      白晶问:「我们?我们是指我和你们乡,还是我和你?如果是和你们乡这事我还要好好考虑一下,我信不过你们政府官员。你们只会吃喝玩乐,不干正事。
      如果和你,我马上就能决定,不过这个乡长你不干了?「白晶觉得很疑惑。
      狄力笑了,「我们政府官员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你的有色眼镜的颜色是不是太深了,我们可不想你想像的那样。」
      「反正我接触的除了你,其他的都是这样,只知道吃喝卡要。」
      「行,行,我不和你争论这个问题,咱们还是商量工厂的事吧。如果我和你合作,这利润怎么分?是一人一半,还是四六分成,三七,甚至二八。」狄力有点玩笑的说。
      「喂,你这个人正经点好不好,只要你不当乡长了,和我合作,你八我二都行。」白晶一本正经的说。
      「行,就这么说定了。当然了,乡长我还要干下去,这工厂也要合作。这分成就一人一半吧。」狄力说道。
      「你当乡长怎么和我合作?」白晶问道。
      「是这样的,工厂名义上是你开的,暗地里呢是咱们合伙的。我的那份钱就先放到你那,我用的时候就去找你要,要不等到我不当官的时候,你再给我。」
      狄力解释道。
      「你就这么信任我?不怕我吞了你的钱,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你就这么放心?」白晶不敢相信的问道。
      「信,我当然信任你了,别看我不会做生意,但也知道生意场上最讲一个信字。」
      「不,这个方法不妥当,我不想咱们之间为了钱出现什么不愉快。还有没有别的好办法?」白晶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那这样,要不我让倩玉的姐姐倩雅到你们公司去,她是注册的会计师,就算是她和你合伙吧。」狄力终于把他已经想好的计划说了出来。
      白晶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最好,点头同意了。
      狄力见大事已定,心情格外愉快,和白晶喝了很多酒。到了最后,白晶看样子喝多了,拉着狄力的手说:「狄大哥,我不叫你狄乡长了,我叫你狄哥。我喜欢你,从那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特别是你替我挡酒,你是一个好男人,我看的出。」
      狄力不知道接什么话,只好对白晶说:「白晶,你喝多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白晶摇着头说:「没有,我没喝多。我就是想说,怎么没让我早遇到你呢,恨不相逢未嫁时,我真的好羡慕倩玉姐,能嫁给你这么个好男人。」说着说着,她像抽了筋似的软瘫下来,倒在狄力的身上呼呼的喘气。
      狄力打量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白晶,好美妙的一张脸蛋,那般细嫩、光泽滑腻、充满弹性。看着看着狄力身心摇动,慾念横生,禁不住想伸手去摸。她那闭和的双眸似退潮的湖海,裸露出一线岸边,长而密的睫毛便成了排列在岸边的芦苇。那湿漉漉的双唇,如同熟透的草莓,透着甘甜的汁水,让他禁不住想伸舌去舔去吸。
      狄力渐渐按捺不住,伸手替她理了理凌乱的头髮,又轻轻的抹去她面上的汗水,怜惜和慾念使他的双手颤抖起来。
      他想亲吻她,想拥抱她,想和她在一起做爱。四周好静,寂静无声,只有他俩的喘息声。好难熬的寂静呀,一阵阵的心猿意马,一阵阵的情慾漫上心头,他的全身都在颤抖。不知过了多久,狄力轻轻搬起白晶的身体,想让她依的更舒服些,现在的她就像一尊女神,他不想亵渎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他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正人君子。
      他的搬动触醒了白晶,她突然睁开了眼睛,亮晶晶的眼睛里还闪动着几滴泪花。
      狄力轻轻的问她:「你……没事了吧。」
      「哦,好多了。」她看见自己依偎在狄力的怀里,脸更红了。她没有起身,而是继续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狄力陷入一种梦境,幸福的梦境。曾几何时,一个女人也是这般依偎在他的怀里,仰着脸看着他,和他说着悄悄话。他那颗渐渐死去的心又活了过来。他彷彿又回到初恋的天地里。他不敢想也不愿意说话,生怕破坏了这温馨的氛围,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该拥有这份感情,他迷茫了。
      良久,耳边传来白晶畅快的笑声,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呆呆的看着白晶。白晶咯咯的笑着说:「你个傻瓜。」她火辣辣的看着他,搂着他的脖子狠狠的吻上了他的唇。
      剎那间,狄力醉了、晕了,他的舌头不由自主的和白晶的香舌缠在了一起。
      白晶的双手套住他的脖颈,歪着头,张着唇,鼻翼传出急促的呼吸,那双湖泊般的眼睛蕩起了层层的波涛。白晶坐在狄力腿上的身子轻轻的扭动着,摩擦着狄力的鸡巴,狄力的鸡巴逐渐抬起头来,变硬了,他感觉鸡巴顶在白晶的大腿中间。
      狄力强自按捺住自己的冲动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不……」白晶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嘴唇贴在他的脸上磨着,她的脸都已经烧红了,一只滑腻的手伸进了他的衬衣里。
      此时此刻,狄力却失去了猎艳的心情,他不想伤害白晶。如果换个女人,他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可是现在他却控制住了自己,他轻轻的推开白晶说:「真的不早了,倩玉还在家等我呢。」
      听到倩玉的名字,白晶脸上凝了一层寒霜,双眼涌蕩着泪水。她站起身来,走到窗前,两只柔润的手臂抱在一起。良久,她缓缓转过脸来,双眼含着晶莹的泪水,朝着狄力投来深情的一瞥,嘤嘤的哭了。
      狄力被她那深情的一瞥后,立即投降了,他走到白晶身边,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说:「你爱我我知道,说真的,我也爱你。正因为我爱你,我才不愿意伤害你。我不能和倩玉离婚,我对她也是有感情的,也不愿意伤害她,你明白我的苦心吗?」
      白晶头枕在他的胸膛说:「我不要你和倩玉姐离婚,我只想做你的情人,只要你能有时间安慰我就行,现在有情人的男人多了。」
      狄力说道:「不一样的,他们一是为钱,二是有别的目的才在一起的。而我们是有爱情的,我什么都不能给你,名分、责任我都做不到。暂时间,我们可能会相处的很好,但时间长了就会产生裂痕,会伤害到你我还有倩玉的。如果我们之间没有感情,那到好办,我们可以做一段露水鸳鸯。可是我做不到,你也同样做不到的。」
      白晶听了狄力的话更加的感动了,她越发感觉狄力是可以依靠终生的男人。
      但是她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知道狄力说的很对,时间长了,自己绝对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的。
      狄力托起她的脸说:「白晶,让我们大家都冷静一下,不要贸然做决定好不好。咱们仔细的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感情,再做决定好不好。」
      白晶看着狄力点了点头,狄力说:「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去。」白晶恋恋不捨的从他身上移开,两个人走出了酒店。狄力把白晶送回公司,接着自己打车回自己的家。
      和白晶道别后,白晶那如雨后梨花的脸依然在狄力的眼前飘动,拒绝一个如此美丽动人的佳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更何况自己也深深的喜欢上了她。狄力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头枕着出租车座的后背,随着车身的颠簸,酒意上涌,他觉得醉了。